首 页生态文化美文 》 正文

《不想拥抱我的人》马丽

 


    某夜,终于觉得自己该出去透透气,站在十字路口,却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走。

    来到兰州的第四年里,没有更熟悉一些,也没有更陌生一点。

    没有更好,也没有太坏。从憧憬到失望,从失望到烦躁,从烦躁到平淡,永远是这样,好的坏的照单全收。

    习惯,也就淡然了。

    走在那条陌生的街时,抬头仰望,没有启明星的指引。

    安静地望着对面灯火辉煌的街,雅致的江南菜馆,奢华的西式牛排,或是高耸入云的写字楼,衣着光鲜的白领们脚踩高跟鞋匆忙出入。像一张张精心布景的照片,挑不出瑕疵,无死角的完美。

    街对面笼罩在阴影里的我,忽然有点不知身处何方的感觉。

    似是被一堵高墙隔着视线,拼命张望也看不到想要的风景,而那颗心,却砰砰跳着,几乎要跃出。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做些什么?

    记不清了,一年而已,很多事情已经渐渐模糊、泛黄,支离破碎。

    都说放下过去,才能更积极地面对未来,因为生活,没有如果。

    但我总还是不死心的在心里问自己一句,如果重来一次,一切会不会不同?


    前两日在医院里,居然遇到一个很久很久没见过的高中同学。

    闲聊之下得知,原来住的很近,感叹世界如此之小。昔日的他,如今也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幸福。

    交换了彼此的近况,免不了聊到一些故友。

    以前总觉得城市太大,大到明知道在同一星空下,却永远不会相遇。如今看来,城市又太小,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你不知道其实他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生活、恋爱,经历着他的喜怒哀乐,你不知道你昨天走过的街,也许今天他就路过,你不知道曾不想拥抱你的人,游遍星辰,如今却这么近。

    再相遇会怎样?我不会去想。世事更迭,沧海桑田,不是熟悉的城,更不会有熟悉的人了。

    这段往事已成为了失去主人的失物,流落于街头。

    就像跌落于汽车里的皮包,遗留于戏院座位上的手机,呆插在餐厅门口的雨伞。

    失物待领,物主佚名。

    急迫地想要去认识多一点新的朋友,钻进新的圈子。

    却发现那么多的人,自己只是其中之一,而有些圈子,是任凭你挤破脑袋也无能为力。

    也好,我便在我自己画的这个圆圈里,等一些人经过,送一些人离开,说你好的时候不要羞怯,说再见的时候不要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