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生态文化美文 》 正文

魏榛探源 作者:青未了

  榛子是一个古老的树种,如果发展榛子能解决农民“穷”这个古老的问题,我就满意了——
  青未了
  离开家乡40多年了,记忆中我的家乡原来并不产榛子,但我今天却吃到诸城产的气味香郁的魏榛牌大榛子。
  我最早知道榛子,是在40年前,看电影《青松岭》。电影的主角万山大叔是由著名演员李仁堂主演的,故事以阶级斗争为主线,剧中反派人物钱广搞资本主义,运用赶马车的技术特权,把山中特产的蘑菇、榛子等山货贩卖赚钱,把马车赶到了资本主义的邪路上去,是万山大叔,支持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学习掌握赶马车的技术,马车又奔跑在社会主义大道上。
  电影插曲《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在我们那一代人当中,是经典歌曲,李仁堂是诸城人,我也为这个电影骄傲过。今天说到诸城产魏榛,一粒粒小小的榛子,又让我的思绪回到那个年代,我也开始探究榛子和诸城的魏榛。
  榛子在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小乔木树种,野生榛子的采食在中国几千年前就有过。1953年中国考古专家在西安浐河东岸发现了半坡遗址,这是中国原始社会母系氏族繁荣时期留下的村落遗址,考古学家在挖掘清理中就发现了大量的食用榛子的果壳,足以证明人类采食榛子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在现存的古典文集中有许多关于榛子的记述,如“榛子味甘,子小如栗,军行食之当粮”,李时珍曰“榛,甘、咸、平、无毒,主治益气,实肠胃”。现代科学技术更是对榛子的营养和经济用途描述得淋漓尽致。果仁的含油量可达到60%以上,含有大量对人体有益的不饱和脂肪酸,蛋白质占到20%以上,含有人体必需的天冬氨酸、精氨酸、谷氨酸、亮氨酸等,和大量抗衰老的维生素E等其他微量元素。榛仁油是上等的食用油,长期食用对防治动脉硬化、高血压、肝肾疾病都有帮助,近年来有人还研究发现榛子的树叶、树皮中含有抗癌的紫杉醇。
  榛子,在世界上被称为坚果之王,在土耳其、意大利、美国、西班牙等国家被奉为上品。中国是榛子的原产国之一,但近年来,也成为榛果最大的进口国。市场和人们对生活的新期待在呼唤着榛子进一步的种植、研发、加工。诗经有云“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魏本欣,一个土生土长的诸城人,一个在苦苦探索企业转型的铸造业老板,对榛子的发展形势情有所思。
  魏本欣是一个全身都充满着故事的人,他的名片上有近十行字的若干头衔,他干过的行当也有三教九流,种地务农、教师、通讯员、铸造生产、食用菌种植等都干过,他荣誉称号也一大摞,优秀企业家、低碳功勋、创新型企业家、爱职工董事长,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我因探究诸城产榛子而认识了魏本欣,他是一个情怀为民,守望初心,性格坚韧,勇于创新的企业家,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他为摆脱一个“穷”字,曾在多个领域冒险碰撞,所以就有了这样那样的传奇经历和色彩斑斓的大小头衔。他因农而生而困,因工而发而兴,他经营的铸造厂不论是在山东还是在全国都有些名气。当他积累了一些财力,就想方设法来帮助那些靠山岭薄地为生的农民。他跟随着坚果的香味找到了榛子,在国际坚果贸易的大势中看到了商机,但榛子种植对诸城和他所在的皇华镇来讲确实是一片空白,他和镇、县领导讲他的理念时,和这些为山区脱贫攻坚焦心的父母官一拍即合,心心相印。在林地流转、合作社成立等方面都一路绿灯。决心一下,老魏那种干事的风格展露无遗。他把从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后,经商、做实业打拼大半生赚下的上亿资金都投入到榛子产业发展上。从优质品种选育,到魏榛榛子乳、油等系列品牌科技研发,他对榛子产业开发一切都是取法乎上。请专家找国家队的,全国最有名的榛子专家王贵喜成了他的顾问,引品种选最高级的良种“欧洲平榛”,苗子选最好的,整地按王教授的要求,基肥用有机的,甚至在榛果园开辟了机械化管理的道路平台和滴灌系统,而且不到5年就种了近2万亩。同时对选种、育苗做出了一系列安排,每个环节都有科技把关,还获得了有关部门的GAP认证。他还引进了最好的生产线和配方,生产出的榛子乳的味道好极了。最近他又破天荒地投入“血本”,把在某大国企做领导的儿子魏玉明召回,做了榛子企业的总经理、拓荒先锋。5年前种的榛子现在已经结果满枝了。看到这一望无际的榛园,了解了诸城榛子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对我来说只有一个结论,诸城榛子的源头就是魏本欣。
  魏榛初具规模,赞扬之声不绝于耳,省报、省台、央视传媒都推介了老魏的创业发展史,市内、市外都来学习取老魏的产业扶贫经,参观考察者几乎每天都有。但老魏心头仍然沉重,十年树木,他对榛子发展的预期还在过程中,最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是农民的收入。他在算几本账,现在有17个自然村4000多户农户参与榛园合作社,土地流转的费用,他都按时发给农民,流转费从开始每亩300元到去年的每亩五六百元,还有发展榛园的用工,在这里一年可有3万余元的收入。他还组织了股份合作社,让农民以土地入股参加。总之,他认为凡能增加农民收入的模式,都是好模式,他都和农户商量着做。为此,他到云南学习褚橙,还打出了“南有褚橙,北有魏榛”的旗号。他还探索500亩为一个单元,他出资本、技术,农民种植管理,他再回收榛子的路子。他对我说,榛子是一个古老的树种,如果发展榛子能解决农民“穷”这个古老的问题,我就满意了。 
  老魏的为民之心,臻于魏榛。我们这个时代,做人当有臻仁之心,做事呼唤更多的魏本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