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生态文化美文 》 正文

美从祁连来 作者:蒋仪洁

  常常回味泰山之美,黄山之秀,陶醉南国之小桥流水,浩渺大海,可走近祁连山才惊叹于他的别致和与众不同,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以前对祁连山知之甚少,只能从“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等诗句中找寻模糊的影子。
  也许天公作美,适逢蒙蒙细雨,翻滚的麦浪和成片金黄色油菜花像巧夺天工的织锦,两三朵高挑的花儿肆意地摇曳在风雨中,缕缕柔风轻拂麦田带着花香弥漫开去。几只不恋旧林的鸟儿嬉戏于烟雨之中,倏忽飞入花丛看不见。
  山腰间雪花纷飞,落日的余晖从云缝间散落万道金光,飞舞的雪花犹如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演绎着大自然的华彩乐章,“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不知从何处蓦然出现一群藏野驴朝着雪线方向飞驰而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白白的羊群和成群结队的牦牛好像也无关风雨无关晴,懒散地撒落在草原上。牧民的毡房早已升起袅袅炊烟,偶尔溢出沁人心脾奶茶的清香。
  雨雪渐渐大了起来,天地交织在一起,模糊了视线模糊了脚下的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独自在“天苍苍,野茫茫”的寂静雨雪中享受聆听品味,突然有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美妙感觉。
  祁连山像一条玉龙横亘于青藏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之间,阻滞了巴丹吉林沙漠南侵的步伐,像一个楔子镶嵌在柴达木荒漠和内蒙古沙漠之间,把两大沙漠永远塑型定格在那里。发源于祁连山的条条河流一路把下游涂抹的绚丽多姿、五彩斑斓,祁连山也成为鸟的天堂、鱼的故乡、花的海洋。
  祁连山以博大的胸怀呵护润泽庇佑着河西走廊广漠富庶的土地和勤劳善良的人民,孕育了哈撒克族、蒙古族、藏族等风俗各异、丰富多彩而又互通互融辉煌灿烂的民族文化。祁连山也被尊称为“神山”“圣山”。人们对“神湖”“神泉”“神山”的图腾敬畏顶礼膜拜已融入血脉中。五月骑马不过河,面对神山不撒尿,进山不带火,不砍神山树已内化为人们的行为自觉和行动自觉,形成朴素的生态文明价值理念和尊敬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文明价值观。
  祁连山的美在于厚重。皑皑白雪,袅袅炊烟,还有倏忽消失在大自然的精灵藏羚羊把绵延相随的祁连山装点的更加静谧神奇。犹如绿飘带的河西走廊把历史拉的更加悠长,似乎能聆听到古丝绸之路上的阵阵驼铃声。祁连山不仅有野驴、野牛、雪豹和高山雪莲、蚕缀、雪山草“岁寒三友”等珍奇物种资源,还有雪山、冰川,是悬挂的固体水库,是古匈奴人赖以繁衍生息的“天山”“万宝山”。汉武帝时,战神霍去病以八百骁骑大败匈奴于祁连,从此“漠南无王室”,匈奴哀号“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汉武帝在此设四郡,中原王朝才有效控制新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祁连山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和精美绝伦的自然风光需要不断品鉴挖掘、研究探索、传承发扬。
  历史长河,滚滚向前,奔腾不息,泛起的每一朵浪花都烙上大美祁连的印记。千百年来,祁连山就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固守着这方厚土。
  祁连山没有其他山脉的阴柔与妖娆,他更多体现的是父亲般的坚毅冷傲伟岸,他守护着祁连山的美,守护着北方的生态安全,更守护的是一种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