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涛(太子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东湾保护站)

 


 



  宋江涛自1998年参加工作以来,始终不忘自己身为护林员的责任和使命,他常常叮嘱自己:一定要好好干,不辜负保护站的期望,带头学习遵守好保护局和保护站的各项规章制度,始终保持朴实无华的品质,求实肯干的作风,他为东湾保护站全站职工竖起了一面无私奉献的榜样,他无愧“护林员”这个角色。
  在东湾保护站工作已经21年了,辖区内的大大小小沟系都遍布着他的足迹,经常有同事开玩笑说“他在辖区跑过的路,连起来能绕甘肃两个圈儿!”玩笑终归是玩笑,但是只要在辖区内找某个小班、地块都需要他指点、当向导,因为在这11万亩的管护范围内,他是人们眼中的“活地图”,这个林班的边界在哪儿,那个小班在哪条沟哪个山头,具体是什么地形地势,分布着有林地还是灌木林地,他都了然于胸。
  他参加工作较早,当时还是国营林场,许多当地百姓迫于生计,普遍存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习惯,在林缘及辖区内偷伐、盗伐现象较多。对于守护森林,禁止盗伐、偷猎,宋江涛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每次清早他起床最早,催促巡护员早点去巡护,有时候甚至不等其他人,嫌他人磨磨蹭蹭,自己也不吃饭,随便带点干粮就朝着山里奔去,他的做法也招来许多人的担心,每次大家都提醒他不要单独出去。
  可他就是这么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把工作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人,对于盗伐分子他从来不会客气,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秉公办事,许多人和他套近乎他也是油盐不进,因此得罪了一些盗伐分子,2005年,个别受到处罚的几个人,趁着宋江涛去集市上采办伙食欲意报复,幸好有森林公安局干警及时赶到,才没让不法分子得逞。事后许多同事劝他,可他总是说:“子承父志,我父亲也是护林员,他从这里退休的时候嘱咐我要好好的守好这片林,我不能给他丢脸!”
  尽管从事的工作存在危险性,但是宋江涛巡山护林的脚步从没有停下。许多新来的护林员都是通过他带路才对辖区的地形有了认识和了解。
  宋江涛由于出色的工作表现,在2006年担任了后东湾保护段段长,宋江涛充分认识到自身文化水平低,于是购买了字典和大量书籍进行学习。平时除了组织段员开展巡护任务,他都是在翻阅字典,吃饭抱着字典,睡觉前也抱着字典,别人让他多休息,他却总是说:“我能力有限,必须要多学习,才能在段长的岗位上少出错,确保本段各项工作有序开展。”
  宋江涛在担任段长期间,每次组织开展日常防火巡护和禁毒踏查的时候,总是给自己安排最重的任务,跑最远的路,正是由于他处处身先士卒,段员们提起他,都会翘起大拇指称赞他,他坚守岗位,每个月回家休息的日子,都能用一个巴掌数过来。
  宋江涛很注重培养优秀的年轻职工。2017年,他向保护站积极推荐段上的年富力强的护林员担任段长,虽然辞去了段长职务,但他一如既往的支持新任段长的工作,毫无怨言,干工作的劲头比以前更足了。
  经过这代护林员的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东湾保护站实现了森林资源“双增长”,辖区内再也没发生过任何毁林盗林案件。宋江涛由于腿部受伤,加上年过四十,被安排在山门管护点工作,负责进出人员登记,但他闲不下来,他一有空就会跟着巡逻队开展巡护,有时候腿部旧伤发作,让他疼痛难忍,但他都咬着牙坚持不掉队。
正是有了这样的护林员,21年如一日的坚守岗位,默默奉献,才换来了保护站绿水青山,持续发挥了调节气候、防风固沙、涵养水源的巨大作用。宋江涛他把所有的体力、精力和青春都撒在了这片土地,他是太子山的最美护林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