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最新资讯媒体说林 》 正文

守初心与林共进退 担使命护绿水青山——记兰州北山生态建设局大草滩林场大草滩管护站副站长逯传信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杨唯伟


  1982年9月,一个刚满18岁的年轻人从河南宁陵踏入甘肃白龙江林区,成为舟曲林业局基层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那时起的37年来,他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都倾注于森林资源保护这一平凡的岗位上。
  他,就是兰州北山生态建设局大草滩林场大草滩管护站副站长——逯传信。
  逯传信今年55岁,作为一名“林二代”,他继承了父辈们敢于吃苦、任劳任怨的护林精神。从当时舟曲林业局的沙滩、憨班铺林场,到如今的大草滩林场,他像一棵无名青松,扎根在基层林场。
  37年如一日,逯传信作为一名基层林业工作人员,一遍遍认真重复着看似简单而又琐碎的日常工作,在管护区域贴护林公告,巡山查林,驱赶牛羊……
  长期的森林管护工作,使逯传信练就了“千里眼”和“火眼金睛”。他能根据烟雾的形状,识别火的种类。
  “在林区烧荒、烧垃圾、上坟和森林失火有很大区别。烧荒时的烟是缓慢上升;焚烧垃圾的烟呈柱形,不容易散开;林火是一团团的,烟浓而黑,而且移动速度非常快,必须马上核实准确汇报给林场。”逯传信说。
  对于观察烟雾判断火情,逯传信十分在行,并且他还很乐于把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传授给后来的护林人员。
  2010年舟曲林业局成立漳县大草滩林场,因为工作成绩突出,逯传信作为管护骨干被调往大草滩林场。
  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大草滩的护林难度要比他之前待过的林区还难许多。
  漳县是畜牧业大县,当地群众靠山吃山思想根深蒂固,封山禁牧管护难度较大。而且因为远离舟曲林区,没有执法主体,逯传信和同事又人生地不熟,工作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面对重重困难,逯传信没有畏惧,也没有退缩。
  刚开始,由于对当地林区情况不熟悉,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逯传信便带领队员深入到辖区,开始一天的巡护摸底调查工作,一直到晚上6时才回到站里。
  3个月时间,他带领队员早出晚归,徒步行走了3000多公里,对25.3万亩林地的毁林开荒进行了登记,并捣毁了10余处私设的窝棚。
  除了工作本身的辛苦,许多突发的状况也给他的工作带来很大挑战。2011年6月的一个深夜,4个村民酗酒滋事,闯进护林站对睡觉的护林员棒打脚踢,逯传信也不幸被打伤。
  出院后,逯传信身上仍有十多处淤青,大家都劝他休养。他却说:“咱们奋战了3个多月,工作才有好转,几个村民闹事就不上山,往后的工作怎么干?!”
  第二天,逯传信忍受着伤痛,带领大家继续开展工作。
  为了防止牛羊啃食、践踏新造林地树苗,每年,逯传信都要带领队员在海拔3000多米的新造林地守护6个月之久。
  在新造的林地,大家居住的都是帐篷。帐篷的顶和窗户都是用塑料布包裹的,天然的草皮地面湿漉漉的,里面除了火炉子、望远镜、手电筒等护林用品和简单的炊具,什么也没有。买蔬菜和日用品得到15公里外的村镇去,吃水得去4里外的山沟里挑。
  上山第一年冬天,逯传信由于帐篷内生的煤烟导致煤气中毒,经奋力抢救,昏迷四天四夜后他才脱离危险。尽管如此,刚一脱离危险,他又立刻回到工作岗位上。
  37年来,逯传信无数次摔倒在布满荆棘的挑水路上,无数次跌伤在巡山的路上,多次在山上病倒,多次遇大雪封山、断水断粮,靠吃野菜和雪水渡过难关,但他从未灰心,从未放弃。
  每次惊魂动魄,每次死里逃生,都更加坚定了他守初心、担使命、扎根山林做奉献的人生选择。他在日记中写道:“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林业战线上的一员,就要以苦为乐,勇于吃苦。”
  在一线艰苦的工作环境中,逯传信因为表现积极,工作突出,2018年荣获“甘肃省五一劳动奖章”,今年又被甘肃省林草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