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生态文化 > 美文 > 正文

寻找庆阳窑洞的生态文化基因(作者 张化民 杜高扬)

 宁县林业局 张化民 杜高扬

    第一次走进庆阳的外地朋友,无不为这里“山在脚下”的独特风景和窑洞民居而好奇。如果你对庆阳窑洞背后的文化有兴趣的话,就先了解庆阳窑洞文化的生态文化基因吧。

(一)

    庆阳是黄土文化的发源地,也是窑洞文化的发源地。据历史记载,庆阳窑洞的历史可追溯到周先祖时代。夏时,周祖不窋带领族人来到庆城,夏桀23年,公刘带领族人迁豳,让其子庆节在“京”立国,繁衍10代,《诗经·大雅·公刘》描写的就是这个历史事件。“京”在哪里 ?即今天的宁县庙咀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甘肃省政府就将此地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予以立碑保护)——庙咀坪的地形就是甲骨文“京”字的原型——口字型的台地北邻北山,山与台地之间有古城壕相隔;台地南面有三条河流绕台南奔,形成“川”字。古公亶父是周族在“京” 生活的最后一代“国王”,他带领国人南迁岐山,3世后建立周朝。《诗经·大雅·绵》说“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传曰“陶其地而复之,陶其壤而穴之”,笺曰“复者,复于土上;鑿地如穴,皆如陶然”。有人认为“陶”即鞠陶,他是不窋时代负责挖窑洞的人——从此可知,至晚从不窋时代开始,庆阳人就以窑洞为主要居所。

    庆阳位于世界上黄土层最为深厚的地方,古代的窑洞有条件挖的高大、宽敞,窑洞冬暖夏凉特性明显,因而深受古人喜爱。今子午岭林区的窑洞群至晚是清朝初期“同治动乱”之后废弃的,但至今许多完好无损。民间传说中夏代时周先祖“不窋”逃难到宁县公曹村时其夫人生子的“生王洞”,遗迹至今犹存。

    住在窑洞里的庆阳人过去几乎没有排污的概念。那时洗锅、洗碗用的去污剂是蒸馍发面用的添加剂——灰水,洗锅水、洗碗水全部用来喂猪——灰水即草木灰溶液,它的成分是氧化钾,属优质钾肥和动物营养“钾素”;过去农民染布的颜料是一种名叫“搂耙苗”的野生植物,洗衣服用的洗涤剂是天然植物“灰儿条”,“蚊香”是白蒿搓成的绳子“蒿药子”,都是天然产品;过去农民对作物秸秆十分爱惜,因为它们是燃料和家畜饲料;过去的人畜粪便要用土掩埋堆积发酵成农家肥料施于耕地。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庆阳农民还保留着拾粪的传统,小学生假期经常成群结队地漫山遍野去拾羊粪交给生产队挣工分——那时九龙河的水还可以直接饮用,但现在的九龙河已经污浊不堪了,主要原因是一些楼房民居的粪便通过水冲厕所下面的管道或化粪池排入水系,这种现象正在由县城向塬面——沟壑水系蔓延;那时人们还没有就地焚烧秸秆的习惯,但现在因焚烧秸秆引发森林火灾的案件已经多次发生。有老农反映,有的年轻人羡慕城市的楼房,但是当真的住进“新农村”楼房的时候,却发现冬无暖气、夏无空调,室内气温的舒适程度与窑洞相比差远了,而且无处养鸡、养牛、养猪,没有了围庄果园,没有了歇凉的大树,生活单调,收入来源减少。

    这种现象让人深思:在追求现代化生活的时候,如何传承、发展庆阳窑洞农耕文化中节能环保的优良文化基因呢?

(二)

    庆阳的窑洞有崖庄窑、地坑窑、半明半暗窑、箍窑4种。箍窑是用黄土“基子”(土坯)箍成的地上“窑洞”,有窑顶可作晾晒场的平顶式,也有排水迅速的房脊式;半明半暗窑是靠着胡同[注1]修建的半地下式的窑洞;崖庄窑一般围绕塬边(沟边)或台地边缘成串、成层修建,或在塬边挖出一块凹进的、螺旋形的“罗圈庄子”,靠崖打窑;地坑窑在远离沟边的塬面挖坑独立修建。除部分箍窑顶部做成房脊式外,其它各种窑洞的窑顶土地一般均作打碾场或上层窑洞的庭院,既利于排水、保护窑洞,又节省土地。黄土塬上的老村庄,多是沿沟边集中分布的、成串或成层的窑洞群,塬心老窑洞很少,由此可见窑洞是庆阳人珍惜耕地的一种传统文化。

    最近听说村委会对我老家的故庄园计划搞“毁庄填沟”,我知道那沟缘、沟底是红胶土,填了终会滑坡、泄溜——因为红胶土的通透性差,与黄土不粘连,水分下渗到红胶土、黄土的分界面上,就要发生“滑坡”,这是水土流失的客观规律。对这类“毁庄填沟”、“毁窑整地”,宁县二中校刊《求索》刊登了一篇调查报告,其中说到宁县焦村乡高尉村的毁窑整地工程过后,出现积水下陷、塌方的问题——因为修窑洞难,埋窑洞更难,现在有的“埋窑”项目,埋的其实只是窑洞所在的庭院,空窑洞被埋在地下,今世不塌,不等于后世不塌,而后世人谁能知道哪个地方埋有窑洞而有下陷、塌方的危险?近年,有些地方曾发生拖拉机在耕地途中压塌古墓、掉入其中的事故,这样的悲剧在目前那些草率的、地下埋有窑洞的“毁庄还田”项目形成的耕地里今后没有发生的可能性吗?目前的填沟多是一头开放的,面沟一面的填埋土壤总是处于松散状态,水土流失自然会急剧增加。

    在当前的形势下,如何传承、发展庆阳窑洞文化中珍惜土地的优良基因呢?

(三)

    黄土是极易水蚀、湿陷的土壤,所以水土流失历来是黄土高原上最大的生态问题。以治理水土流失为研究对象的水土保持学上,有个著名的术语,叫做“沟头”,降雨形成的塬面洪水沿“沟头”排入沟里,洪水的冲刷使“沟头”不断向塬心进攻,可见“沟头”就是向塬面持续蚕食的沟壑开拓者、领头者,它是将塬变成沟的罪魁祸首,是黄土高原水土保持治理的重点。水土保持学另一个重要概念是“滑坡”,在黄土高塬上就是处于塬边——沟壑结合处的部分塬面整体滑入沟底,这是由于塬边的黄土层下面存在一个滑动面——红胶土,就像下雨天人走在红胶土路面要跌跤一样,塬面降雨聚集的洪水下渗到埋藏于黄土层下的红胶土界面上,它上面的黄土层也会“跌跤”,滑入沟底,这就是“滑坡”。

    古今庆阳窑洞民居、村落、农田的维修、保护为黄土高原的沟头治理乃至水土保持科学的发展提供了系统化的技术基础,简单地说就是“塬水不下沟,沟头动力除;坡水不乱流,冲刷不会有;积水不下渗,滑坡形不成;沟谷不下切,塬坡稳不跌”。例如,西峰市区通过系统化的雨水集流工程,将城市径流收集到东湖公园,建起了著名的集雨人工湖;广大农村普遍存在的塬边水路搭蹬槽、蹬槽跌水铺石板、石板后面接涝池(涝池底子用红胶土做的泥作防渗层)及悬崖边上栽柽柳、沟边堆土梁(自然生草)、沟头打堵墙(沟头防护)、平田整地、等高种植、广泛复种和套种(提高农田植物覆盖保护率)、沟坡造林、沟谷水坝和柳谷坊等景观就是传统的系统化的水土保持措施。

    水土保持科技知识的普及应用,对生活在最易发生水土流失的黄土塬上的庆阳人来说,那是保饭碗、护后代的大事。在这里,古今农民依靠世代积累的水土保持经验,保护着世界上最大的黄土塬——董志塬。

    小时候,我老家庄子坡口前有两颗人称“二龙戏珠”的连理槐树,树冠相交,树根相联,树干3人方可合抱。连理根露出地面1尺左右,形似门槛,阻挡径流,将其引导到北侧的登槽口,通过悬空登槽排到悬崖下的石板上,蓄积到石板后面的涝池里;院子里的径流通过砖砌的排水暗道排到沟边的登槽里,登槽下的沟底也有石板接水,径流通过接水排到红胶土底子的沟渠里进入水系;院子门前的悬崖边栽有柽柳,1米粗的树干向着悬崖横空伸出,保护着悬崖永不坍塌。由于这套水土保持排洪系统的保护,这座窑洞庄园数百年安然无恙。1970年代,生产队在窑洞顶部的大场里铲土积肥,结果下雨积水排不出去,1口窑洞出现险情,父亲带领全家拉土填场数月,才保住了窑洞。同期,坡口的两颗连理古槐被生产队砍伐做了镇压麦田的滚子,从此坡面径流成灾,每遇大雨均被冲出3-4寸左右的沟,入院的坡路虽然屡冲屡填,如今却早已破败不堪了。1980年代,坡口北侧悬崖下的涝池被别人开辟为苜蓿地,结果被洪水冲成沟头,已威胁到庭院和塬面。2013年回家,发现门前悬崖边横空生长的古柽柳被一位放羊的王姓老者花费数十日时间用斧头一点一点的砍下背回家作燃料了,也许因为古柽柳木质太硬,将其劈成柴太费力,那位王姓老者积劳成疾,不久便病逝了。呜呼!

    宁县某乡为了扩建街道,曾经填掉一个古老的涝池,结果每逢暴雨便排水困难,积涝成灾,不得不在原地重挖涝池。可见古人千百年来流传、积累下来的本土化的生活智慧,不可小看。

    宁县县城东山村的一位老者“高队长”,年龄80岁左右,他对我讲了一个保护河岸耕地的经验,要我撰文推广。他的承包地在城北河东岸的河边,他发现,城北河涨水过后,靠河槽的地埂下方总被洪水淘空,随后地埂出现裂缝,下次河水再上涨的时候,地埂就会被河水卷走。有一次,他将已显裂缝的地埂推倒,在地埂下方的悬崖底下形成护坡【注2】,护坡上长出野草、形成草被之后,他的地埂被上涨的河水淘空裂缝的情况再未发生。他将自己保护岸边农田的经验告诉挨着自己种地的女婿,女婿不理,结果10多年下来后两人的河边耕地变化巨大——女婿的耕地比他的后退了20多米,他的耕地自从修了岸边护坡以后再未后退。

    黄土容易发生水土流失的特性,决定了庆阳黄土高塬上的水土保持必将永远是这里生态环境建设的重点。如何继承、发展庆阳窑洞民居和农田维护中形成的水土保持优良文化基因呢?

(四)

    在2007-2012年宁县马坪土地开发中,挖出了一处古代宫殿遗址,中间是一道沟,沟南沟北都有长约50厘米、厚约5厘米、具有各种菱形阴文花纹的方砖(地板砖)和瓦当,沟南的瓦当带有太阳图案,据说是秦朝的,沟北的瓦当上是彷佛人形的、十分传神的大篆“长乐未央”、“千秋万岁”阳文字样。我查了《说文解字》,“未央”即“六月”,六月的秦汉都城西安酷暑难当,而这里则凉风习习、景色优美,作为避暑胜地,自然是“长乐未央”了。

    自古以来,陇东高原的夏季总是比西安凉爽,而窑洞里面则更为凉爽。凉爽的窑洞引来了外国研究者。在1970年代,曾有日本学者前来考察宁县窑洞,回去后采用堆土夯实、再挖窑洞的办法在日本修建窑洞。2013年,有3位日本专家在国家林业局经济林开发中心领导陪同下到庆阳考察甘肃桃,对庆阳窑洞表现出浓厚兴趣,他们建议“把废弃的窑洞加固,让夏季酷热难耐的日本大阪人过来住到里面避暑”。

    在气候持续变暖、南方不断有人被热死的形势下,窑洞冬暖夏凉的特性令人难忘,以更环保、更安全、更健康的方式回归自然、改造窑洞、利用窑洞,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

    我想,对庆阳窑洞文化中节能环保、节省土地、水土保持等优良文化基因,是否可以用“窑洞现代化”来传承呢?“窑洞现代化”是以现代化的眼光、现代化的观念、现代化的技术对古老的窑洞进行趋利避害、科学改造,以继承其优良生态文化基因。例如,用窑洞做苹果贮藏保鲜,不消耗人工能源,被赞为“土办法,洋效果”,甘肃省农科院的张永茂先生提出将窑顶土厚5米以上、窑面朝北的废弃窑洞经过加固(喷涂聚氨酯)、改造(在窑洞后部的窑背土地上垒高为窑深1/3-1/2的上山烟筒似的排气筒,窑洞地面垫成倒坡),变成苹果冷藏保鲜库,再辅以机械制冷设备及机械制冷与自然制冷自动转换器,实现两种制冷方式的最佳节能组合,延长果、蔬的冷藏保鲜期,大有可为。这信息让人激动,历史悠久的庆阳窑洞,在现代化建设中合理使用,会价值倍增!

    窑洞还是一种有待开发的、难得的旅游资源。所谓“庆阳黄土风情游”应该包括窑洞生活体验、窑洞疗养、窑洞养老、窑洞避暑、窑洞民俗等,而不必让游客到庆阳参观全国各地随处可见、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这个观点,只有当你走出庆阳看庆阳的时候,才会有深刻的体会。宁县庙咀坪的“周天民俗饭店”在这方面带了好头。     

    历史上,庆阳窑洞与“陇东粮仓”一样著名。庆阳黄土窑洞生态文化就像庆阳人民肩膀上的一根扁担,一头挑着“陇东粮仓”,一头挑着本地的生态资源,带着数千年的历史风尘,步履艰难地的走到今天。今天,庆阳的产业结构正在发生变化,石油、煤炭产业兴起,现代农业正在发展,以节能环保、珍惜耕地、保持水土等为主要内涵的、以庆阳窑洞为标志的陇东本土生态文化这根扁担上的承载变得越来越重,如何进一步修补、完善、更新这根扁担,如何使它两端的承载永不失衡,经济、生态协调发展,是庆阳人必须解决的重大的历史课题,因为本土生态文化这根扁担如果倾翻或者断裂,它两端的承载必然失去。在庆阳,尽管一些人正在抛弃窑洞、住进在昔日农田里耸立起来的楼房里,庆阳人在漫长的窑洞生活中积淀的丰富生活经验,创造的节能环保、珍惜耕地、保持水土等生态文化基因绝不应该丢弃,应该将它作为一种地方特色文化遗产予以保护、继承、开发、完善,让既古老、又崭新的本土生态文化在庆阳现代化进程中焕发新春,照耀神州大地,造福子孙万代。

     [注1]胡同:陇东高塬上的胡同与北京的胡同不同,这里的胡同是塬面的道路经过历史上长期的径流冲刷以后形成的低于农田数米的槽状道路,也是水路(即径流流淌的路径)。

    [注2]护坡:水土保持学名词。水土保持学认为土地坡度越大,越容易发生水土流失,护坡就是在悬崖(90°)或坡度较大的沟坡坡脚堆坡度较小的土坡或石坡,使整个悬崖或坡面稳定、不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