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生态文化 > 美文 > 正文

家乡的祁连山(作者 陈建平)

张掖市甘州区林业局 陈建平

    家乡的祁连山是伟岸的山,如果把祁连山比作严厉的父亲,那么黑河就是慈祥的母亲了。

    终年积雪的祁连雪峰,在太阳的辐射下,宛若一朵朵盛开的雪莲花,浮在五彩祥云下,雄鹰在雪山的上空盘旋,布谷鸟唱着春天的歌谣,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和圣洁。就在这美丽的雪莲花下,这些来自天宇的“水库”,经过抚慰,千峰融水,万壑争流,无数条小溪水汇成条条湍流的小河,淙淙细细,曲曲悠悠,潺潺而下,清得见底,蓝得透紫,雄奇旖旎,令人如痴如醉。出了山谷,无数条小河汇聚而来,河流形成了石羊河、黑河、疏勒河三大水系,汇聚了从冰川、雪山峡谷里奔涌而出的小河,以气势磅礴、势不可挡的流量,奔向河西走廊,伟岸的祁连山流淌出的雪水滋养着这里的农田、湿地、森林、树木和河西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生活着的勤劳、勇敢、朴实的人民。是祁连山孕育了河西文明,孕育了河西这片绿洲。

    祁连山联通河西三地区。它东接六盘山和秦岭,西接阿尔金山。丝绸之路有多远,祁连山就有多远。西北高原有多高,祁连山就有多高。最高峰疏勒南山的团结峰海拔5808米。河西走廊地区平均海拔4000米。车过乌鞘岭,在落日余辉下,远远眺望,祁连山又像慈祥的母亲安静地坐在那里,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下,祁连雪山白雪皑皑,闪闪发光。他虽然没有云南玉龙雪山的名气大,但他是家乡人民心中的山。近观祁连山,山峰高在云端,玉树琼瑶,如帝王君临天下。远眺祁连山,那是一幅优美的山水画,是一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画卷。夏日,有成群的膘肥体壮的牛羊在山脚下的草地悠闲的吃草,有牧羊人和穿着民族服装的裕固族少女。在马蹄寺旅游景区,你可以听到有帐篷里传出的悠扬的歌声、琴声和少数民族的舞蹈。有热情好客的少数民族为你献上哈达、青稞酒、散发着香味的热气腾腾的手抓羊肉。在山上生长着一片又一片高大挺拔的云杉林。绿色和蓝色、白色构成了这里的主色调。你可以展开双臂拥抱和亲近大自然,呼吸着与天之接的最具富养氧离子的空气。山加下开满了美丽的马莲花和一些不知名的色泽艳丽的花花草草。你可以随以在哪里取景,拍摄下你和朋友美丽的身姿和大自然的美图。在哪里感觉是与天之接,一切烦恼和忧愁都随风飘去。看着这美丽的大自然,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诗。那是明代陈棐的诗。他在诗中这样写道:“马上望祁连,奇峰高插天。西走接嘉玉,凝素无青烟。对峰拱合黎,遥海瞰居延。四时积雪明,六月飞雪寒。”这是对家乡祁连山的无比赞美。

    祁连山是聚宝盆,还有众多的珍稀植物和野生动物。有高等植物、兽类、鸟类、两栖、爬行类动物多种。属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稀野生动物有:白唇鹿、野驴、野牦牛、盘羊、雪豹等,是我国珍贵药用动植物麝的重要产地之一。名贵药材有雪莲、紫参、党参等。祁连山是河西人民懒以生存的命脉和河西走廊的生命线。正因为有了祁连山和祁连山冰川,自东起乌鞘岭,西接吐哈盆地,武威、张掖、金昌、敦煌、酒泉、嘉峪关等城市明珠镶嵌在这片狭长地带,才有了闻名遐迩的古丝绸之路。这是雪山的恩赐,祁连山的恩赐。 

  回首祁连山,那白雪皑皑的雪峰正展示着伟岸的剪影,在晚霞夕阳中熠熠生辉。瑰丽与悲壮,辽阔与苍凉,伟岸的祁连山,在千年沧桑的岁月中,留给我们无穷无尽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