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的烦恼(作者:陵军成)

  拉干村的王老汉居住在祁连山深处,门前有一条小溪,小溪的对面是一片长满松树的照山,每当盛夏来临,郁郁葱葱,山顶松树戴帽、山腰油菜花缠腰,山脚则是美丽的村庄。王老汉家有一片坡耕地也位于山腰,这片坡耕地是王老汉父亲五十年代斩荆披棘开垦的,说起这片耕地,王老汉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情,这片地种出的土豆、青稞、油菜和豆角在饥荒年代救了他们家的命,那时候王老汉兄弟姐妹多,全靠这片土地产出的粮食救活了他们一大家的命,父亲去世后,王老汉接过父亲的接力棒,继续耕种着这片土地。尽管这几年年轻人都进城务工了,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但王老汉对他的这片耕地还是情有独钟,精耕细作。
  随着时代的变迁,年轻人都进了城,王老汉的儿女们也不例外,在城里买了楼房安了家。眼下王老汉的左邻右舍都不种地了,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将地退耕还林,还拿到了国家补助。可王老汉就是放不下这片耕地,每当自己要下定决心抉择时,童年时受灾挨饿的印象历历在目,使自己纠结难受,他要一直种下去,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一年一年过去了,王老汉耕地周边的左邻右舍都变成了荒草地、长出了灌木,逐渐融入了绿色之中,林缘的界限变得模糊,绿色的画轴逐渐向山脚滚动。王老汉的耕地成了绿色中的一块秃斑,也成了林地中的一块天窗,格外扎眼。邻居们都劝王老汉,年龄大了,不要种了,退耕还林吧!王老汉就是舍不得,心中犹豫不决,好像不种地就抛弃了农民的根和本。
  近几年,不知咋的,降雨多了,荒草疯长,去地里的小路上长满了杂草和荆棘,走起路来十分困难。每次去地里干活,王老汉都被路边的荒草和荆棘层层阻挠,气喘吁吁。仿佛他们在规劝王老汉,回去吧!退耕还林吧!让我们在这里安心生长吧!可恨的是王老汉的庄稼地成了野鸡、野兔和狐狸等动物的俱乐部,每当秋季庄稼成熟时,成群的野鸡在王老汉的庄稼地里肆无忌惮,任意东西,野兔也在庄稼地里打了不少洞,准备在这里安家,傍晚狐狸也光顾这里来寻找丰盛的晚餐。王老汉进地干活时,时不时惊起几只觅食的野鸡,也常被野兔布下的陷阱摔个四体朝天。王老汉气急了也会追打它们,但总是近在咫尺,远在天边,王老汉来了它们逃走,王老汉走了,它们又继续回来开自己的party,仿佛就像少儿动画片中的熊大熊二和光头强斗智斗勇。每年庄稼成熟时,有一半的粮食都被它们吃掉,王老汉的庄稼地成了它们的口粮田,王老汉心中越发愤怒,这地下一年怎么种,种还是不种?
  新年到了,王老汉夫妇被儿女们接到县城过年,儿女们都劝父母亲留在县城,“地就不要种了,你们能吃多少?这儿有吃有喝,留下吧!”。过完年,王老汉还是执意回到家里,发现自家的院墙上多了一行白色大字,那就是习总书记的“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十个大字。王老汉站在家门口,望着对面的山腰,狠狠的抽着烟。他突然将烟头仍在地上,用脚踩了两下,“我就不信斗不过你们,你们吃吧!吃吧!叫你们吃!”。他又看了看身后的十个大字,心中恍然大悟,舒展了一下身子,顿觉全身轻松,“唉,这片土地本是她们的家园,是我们剥夺了它,不种了,还给他们”。这时,王老汉的庄稼地中一群山雀腾空而起,叽叽喳喳欢呼着,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然后分成两组飞向山林,仿佛向她的同伴们报告一个特大的喜讯,这一切都十分“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