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在苗圃中的“铿锵玫瑰”—记舟曲生态建设局沙滩林场种苗分公司经理高林凤(作者:刘江林)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再多忧伤再多痛苦自己去背,风雨彩虹铿锵玫瑰,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一曲《铿锵玫瑰》唱出了女子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不懈追求与拼搏斗志。
  在白龙江林区就有这样一朵“铿锵玫瑰”,在平凡岗位上用辛勤的汗水浇灌花草苗木,用自己的日晒风吹换来林区的风景秀美,演绎出一曲曲动人的赞歌,她就是舟曲生态建设局沙滩林场种苗分公司经理高林凤。
  今年54岁的高林凤,从34年前被林业局招收为育苗女工至今,一直扎根在大山深处的沙滩林场苗圃从事育苗工作。高林凤是“林二代”,父母及其老公、孩子都是林业工人,祖孙三代都把人生最宝贵的年华奉献给了林业事业。她从小在林场长大,并在林场子弟学校上小学时,每年暑假都跟随父母在苗圃地清理杂草。
“在苗圃地走路一定要走步道,不要踩树苗,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多加爱护,用心血培育出来的树苗,树苗才能像孩子一样茁壮成长!”从小,父母就给予高林凤这样的教诲,让她终生难忘。后来她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一名育苗女工。
  在从事苗木培育工作30多年的时间里,育苗人员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高林凤一直坚守在那里,并熟练掌握了多种造林绿化苗木的繁育技术,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成为了一名业内公认的育苗能手。她也从一名普通的育苗工一步步走上了苗圃段长、种苗分公司经理的职位。
  她刚参加工作时,采伐迹地更新造林任务大,育苗生产任务十分繁重。为尽快掌握育苗技术,她带领育苗班的姐妹们坚持自学《造林学》《育苗技术规程》《病虫害防治学》等,并写了大量学习笔记。
  1992年,她在林场组建了家庭,之后有了孩子。当时丈夫在采伐工段工作,父母年龄又大,她独自要照顾孩子又要上班,为了不影响工作,她就把孩子托付给林场同事或家属照顾,有时实在没人管,就带到苗圃地边工作边看孩子,孩子的脸经常冻得通红,鼻涕冻得直流,直到现在,孩子的腮颊上还留有“高原红”的印迹。
  苗木培育工作是一项艰苦繁重的劳动,种子的采集、处理以及整地、作床、移床、播种、浇水、施肥、锄草……贯穿着苗圃工一年又一年的工作,得从3月初一直忙到10月末。每年春季播种、移床作业期间,她经常和苗圃女工们起早贪黑赶进度,她寸步不离大田,指挥大家均匀撒种、筛土、镇压、微喷,“三向定位法移床”,做床做到“三平三细三直”,即:床面平、步道平、副道平,做床细、碎土细、施肥施药细,副道直、步道直、床边直,床肩成线,确保圃容圃貌整洁美观,出苗整齐。
  然后随时观察苗木生长情况和做好撤除覆盖物和遮荫、灌溉和排水、除草和松土、间苗和定苗、防止鸟兽为害和防霜冻、地下害虫防治、苗木越冬等苗期管理每一道工序工作,确保苗木健康生长。否则,不管是哪一个育苗环节,稍一疏忽,可能就前功尽弃。一年四季,除了下雨天,基本上整天都蹲在苗圃地里,连家里孩子都顾不上,裤腿经常被露水打湿,圃地踩满了她的脚印,苗木露珠中含着她的汗珠。
  “一天下来,整个人从头到脚,连鼻子、嘴里都是土,脸被风吹得火辣辣的疼,一个季节下来得脱掉好几层皮。”高林凤说,“人家都说我们没有化妆品,没有漂亮裙。每天锹与铲,苗木比娃亲。”每当看到亲手种植的苗木迎风摇曳、一天天长大,感觉特别幸福。
  沙滩林场地处海拔2370米沟谷阴湿地带,气候条件恶劣,苗木生长期短,存活困难,尤其是到了冬季,苗木常发生“冻拔”危害而枯死,危害程度有的高达80%以上,既影响出苗率,也影响成活率和保存率。
  她以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无论是苗木播种移(换)床,还是化学除草、施肥,防止地下害虫,她都反复做各种剂量、时间、条件、规格的试验。小面积试验成功后再推广应用,探索出一套适合高海拔区域育苗的技术模式。
  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的努力拼搏,使她成长为育苗技术能手,圃地面积从原来几十亩扩大到近200亩,产苗量也在不断扩大,去年该林场的育苗面积达150多亩,产苗1000多万株,提供优质苗木500多万株。1997年初,沙滩林场苗圃获得“国有林区标准化苗圃”称号,实现了育苗生产集约化、规模化和科学化,为全局造林提供大量的优质苗木。
  林区停伐实施天保工程后,“老育苗工”下岗,新上班的工人,从来没有从事过苗木生产,从整地作床、播种、移床、田间管理的各个技术环节,她都自始至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手把手、零距离、耐心教新育苗工栽植苗木,在她的指导下,一批又一批娴熟的育苗工走上了工作岗位。
  金龟子是危害苗木的大敌,育出的苗木常遭蛴螬(金龟子幼虫)、地老虎的危害,造成苗木缺垄断行。她根据金龟子的生活习性,抓住害虫的生活规律,并查阅大量资料,进行综合防治。每年在整地作床时,采取人工捕捉幼虫,并撒施甲拌磷等药物进行土壤消毒,在成虫产卵期“插孔灌药”,用40%乐果800倍液或8%敌敌畏400倍液在苗木根部灌注,防治金龟子幼虫,适时对苗圃地撒施尿素、喷洒叶面肥等增强抗性。由于采取综合治理措施,使虫口密度由每平方米20头降到3~5头,基本控制了圃地虫害,大大减轻了危害程度。每年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期间,她凌晨5点左右就带领职工打着手电上山施放烟剂,安全又成了她惦记的一脏大事,上、下山前后都要集中点名,总怕把那个职工丢到山上。
  2012年3月的一天,她接到家中的电话:父亲病危,速回家看望。可3月份正是苗圃一年最忙的时候,整地、播种、移床是季节性很强的工作,否则就会造成苗龄断代。心急如焚地她还是想来想去,先把苗圃的活干完,再回家看望父亲。在苗圃地忙碌了一天的她,刚吃完饭准备休息时,急促的铃声从老家传来父亲去世的噩耗,她的泪水滚滚而落。“至今最遗憾的事就是没能在父母身边尽孝,对孩子也亏欠太多,让她感到愧疚的是,因为育苗,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高林凤眼里含着泪说。
  如今,步入沙滩林场苗圃地,一种井然有序、清新整洁的环境会映入你的眼帘。那一垄垄、一畦畦的苗木长势喜人,郁郁葱葱,让人看了舒服痛快,业内人士准会伸出大姆指称赞圃地管理得好,要问这一成果的来由,高林凤功不可没。
  几分耕耘,几分收获。34年的时光记载,高林凤和她的员工们共培育出常规造林苗近3亿株,为林区公益林建设提供了优质壮苗,实现了种苗优质化并自给有余。她先后多次被林业局、林管局评为“优秀女职工”“双文明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再干一年,高林凤就要退休了,只要在岗一天,就要把育苗工作干好,她已把自己的生命全部押给了育苗事业。说到将来,她笑一笑说,“我这辈子就干了育苗一件事,这一生就奉献给林场、奉献给林区了。今后会继续扎根林场,如单位需要我,我还能干,我还会义无反顾地投身种苗生产各个环节的技术指导工作,引导单位多育苗、育好苗,满足林区生态建设用苗的数量和质量要求,做大做强种苗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