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黄沙 心在人民(作者:王丽)

    走进八步沙林场,万木吐翠,庇荫遮天,明明是夏日,却凉气扑鼻,抬头,棕褐色的树干映入眼帘,头上缀饰着墨绿的枝叶,鸟叫声仿佛也插上了鸟翼,直窜飞入耳郭。
    很难想象,在八十年代,这里还是一片荒凉。听前辈讲述,这里曾是腾格里沙漠南缘甘肃省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所谓“秋风吹枇田,春风吹死牛”,天气常常阴沉,阴霾也让苗田鲜活的颜色黯淡下来,热风吹到脸上就像钢刀,刮得颊面刺痛,粉尘味随之扑鼻而来,人都受不来这般难受,更何况庄稼。
    就在这时,几个出身平凡的农民毅然决然站了出来,甘当“新愚公”,决定投身于种树治沙的工作中。消息传开,外人冷嘲热讽,家人也扯后腿。老婆劝,儿女拦,每天步行近三十公里,他们几个年龄加起来超过三百岁的老人哪经得起这般折腾?
    三十多年的日月翻腾,江流涌动,他们一天接着一天干,一代接着一代干,薪火相传,绵绵不绝,脚踏实地地在浩瀚大漠里栽下一棵棵生气蓬勃的小树苗。
    听到这,我感觉心里的哪根弦仿佛被拨动了一般,满是感动和敬佩,其中面临的苦难、艰辛,只有当事人才最为清楚。
    经过十年的埋头苦干,有人熬成白头,也有人离世,他们来不及哀叹痛惋,而是秉承“战友”的意愿,一同咬牙坚持下来。他们造林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也不是三分钟热度,在一开始他们就约定好,无论多苦多累,每家必须出一个后人,把八步沙治下去。
    如今,八步沙站满郁郁葱葱的翠树,倘若他们能看见这样如同世外桃源的场景,能继续享受与子孙嬉笑的天伦之乐,能闻到绿叶特有的清香味,不知会是怎样的高兴呢?
  “六老汉”三代人的坚守,使绿色继续在八步沙蔓延开来,馈赠于周围的乡村农镇,如久旱逢甘露,如雨霁抹云霾,他们造福于社会,而不图回报,即使身体疲累,内心却依旧热忱。
就如一句话所说:“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他们并不是禹禹独行,而是燃烧着,爬上人生的山巅,散步烈烈朝晖。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人选择堕落,沉醉在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胃肠也变得斑斓腐烂,而有人会选择奋进,攀爬在逶迤的青山上,散发自己的光与热,温暖着别人。他们选择踏实的做下去,扎根下去,用时间来表达自己的这份坚守之心。
    当年的稚童,也修上白鬓,脸长褐斑,他们从未后悔,久历风吹日晒,粗糙的脸庞洋溢出来的笑容,却是那么的温暖、朴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