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坟(作者:王艳)

  又是一年清明节,禾苗陪着妈和三姨去给外婆上坟,铺满石子的山道上吱吱咯咯的声音给寂静的大山增添了一丝声响。风吹过面颊仍带着冬日的凌冽,满山遍野虽有不少核桃树和花椒树的枝干在风中不断的碰撞,含苞待放的叶芽和花芽也让人觉得呼之欲出,但依然显得荒凉和冷清。柏油路沿着弯弯曲曲的山势蜿蜒到山底,却到不了坐落在半山腰那几户零散的人间。村民们只好在山腰用自己的双脚走出了一条小道,这几年扶贫政策不但把那条小道加宽成能行驶小车的便道,并且铺上了小石块,终于结束了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日子。山地上也不像以前一样因为种植困难丢弃而荒草丛生,林草局实地考察后根据土质及气候特性帮村民们规划种植了经济树种核桃和花椒,已零星挂果,让大伙看到了希望。小道上除了偶尔上坟的人,便是来回巡逻的林草局分散在各个乡镇的护林员,因为每年的清明节,森林火灾发生的可能性最大。
  今年上坟的用品不像往年是大包小包的冥币冥品,只有禾苗手里提着的两棵小侧柏苗,别看这两棵小树苗,这可是禾苗从乡政府大院提回来的。
  上周禾苗去县城办事,路过广场看见县林草局挂着“栽植绿树思先祖,文明祭祀树新风”的横幅做宣传。走进一看才知道是为杜绝清明节野外用火引发森林火灾,保护好森林资源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清明节前三天县林草局免费向全县人民提供绿化苗木供上坟祭祀所用,以此代替上坟燃香和烧纸的传统祭祀方式。城区群众在县上指定的地方领取苗木,乡镇群众可在乡镇指定的地方免费领取。最让禾苗意外的是这样的宣传林草局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她因为外出务工不知道,要不是今年到县城办事可能还和往年一样上坟用冥品呢。禾苗从县城回去后就给妈讲了林草局宣传清明节祭祀的事情,告诉妈今年给外婆上坟也想用栽树代替冥币,结果妈竟然爽快的同意了,说去年把她们姐妹也吓坏了,幸好那天亲戚都没回去,火扑的及时,如果火大把房子烧到可咋办,她们姐妹恐怕连娘家都没有了。
  禾苗回去后在清明节前两天就去排队领树苗了,她怕去迟了没苗子。
  因为去年上坟燃烧冥品引燃二舅家麦草垛的场景禾苗现在想起来都心惊胆战的。记得去年二舅带着亲戚上完坟后,因为出门时忘带铁锹把燃过的冥品灰烬没埋严实,春日的山风又大,灰烬里的火星串到离外婆坟不远的麦草垛上引燃了。 晚上一群亲戚由于上坟迟没赶回去坐在一起闲聊,都感觉很奇怪,不知为何月光透过玻璃窗分外的亮,并且是那种红亮红亮的光,还不时伴随着“噼噼啪啪”的声响。当禾苗打开院门一看,吓得尖叫起来了。居然是场里的麦草垛着火了,因为隔着高院墙,大家都以为是月光呢。禾苗感觉自己被吓傻了,红色的火光像盛开的花朵似的,没有烟雾,卷曲的火舌肆意的在空中乱扭,好像在寻找下一个吞噬物,熊熊大火照的禾苗头晕目眩,耳朵嗡嗡直叫,只时不时夹杂着舅母的哭喊声,眼前来回扑火的人仿佛穿梭在月光下的影子,晃的禾苗都站不住了。最后在亲戚邻居的共同帮助下,经过大半夜时间才把火扑灭,幸亏是收了一年的草垛,量不算大,又发现的及时,没有引起大损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舅妈因为这件事哭了好几场,把妈的姐妹们也记恨了大半年,这草垛原是用来喂家里养的那头大黄牛的,三、四月是青黄不接的季节,没有麦草喂牛,如果黄牛掉膘卖不到好价钱,表弟下年的学费就没着落。
  舅妈看到禾苗手里的上坟用品由冥品变成了小树苗时拉了大半年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问禾苗今年咋不给外婆烧纸钱了?禾苗开玩笑说都怕她不认亲戚了,再不敢烧了。结果舅妈说她娘家村上从林草局开始宣传那年就用树苗代替冥品上坟了,一怕引燃火灾,二怕环境污染,现在上坟栽树都成了一种新时尚。她告诉舅舅给亲戚们说一下也让栽树,舅舅不听,怕亲戚们有想法。其实外婆在世时我们都尽孝了,隔三差五的送吃喝,走了就不用再务虚了。去年那火烧的多害怕,如果把邻居家也引燃,这让她和舅舅在村里咋立足?再说外婆肯定也不赞成,烧再多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老人在世时多孝顺才是真尽孝,说不定外婆就喜欢禾苗手里的这两棵小树苗呢,她们家房前屋后都是禾苗小时候外婆带禾苗栽的各种树,一年四季不但有吃不断的水果,也让舅妈家绿树成荫,在村里也显得与众不同。舅妈的话让亲戚们一阵沉默,可大家都觉得在理,一致同意往后每年都用树苗代替冥品祭祀上坟,既美化庄园又安全绿色。
  看到外婆坟前迎风摆动的两棵小树苗,禾苗仿佛看到了在不久的将来这里或许会变成一片小树林、甚至若干年后经过几代人的祭祀会变成一片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