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牢使命、攻坚克难(作者:刘汉国)

  高尔基曾说过:“工作愉快,人生便是天堂;工作痛苦,人生便是地狱。”天堂和地狱成了人生价值的临界点,在天堂中畅游林海,在地狱中漫步人生,细细品味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其实也是一种生活的境界。
  1992年至今中科院动物所莲花山定位站方昀老师一直扎根科研工作,几十年如一日默默的坚守在林海深处,曾经的少年已步入了知天命的岁月了,全力研究斑尾榛鸡、血雉、鬼鸮、四川林鸮等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从生活习性、繁殖规律、食物链每个细节的研究成果都是心血和汗水的最好见证,从当初的遥感技术到现在的巢穴监测,斑尾榛鸡的研究已进入了第五代了。记得那年刚从林校毕业就被组织安排协助中科院动物所方老师开展科研工作,林区不是狂风肆虐就是风雨交加,但是科研工作从来没有间断过,每天做完了内业数据整理工作业余时间几乎都穿梭在山梁沟壑之间,林区就是自己工作的平台,身体的疲惫已悄然忘去,获得的成就感是科研工作者最大的乐趣。
  时间回到了2003年那年的春天,已经是早上7:00了,由于接连几天的野外作业身体极度疲惫,还在萌萌中酣睡的我,模模糊糊听见了一连串的敲门声,听见有人接连喊道:“起床了、起床了,准备上山去”,我随机答应了一声:“好的”,一骨碌拾起穿好衣服收拾好床铺,一番洗涮后打开房门看见外面乌云盖顶不停地下着毛毛雨,方老师向我递过来雨衣,换上了一双高腰雨鞋,带着监测设备就向林海深处走去了,这时豆大的雨滴洗刷着一世的尘埃,前行的脚步踏在草芽子上发出吱吱的响声,方老师边走边说:汉国你慢点走,等等我,一阵子把我走的够呛,咋歇会了再走吧,我说:赶紧的歇啥啊,这天气雨一时半会不会停的,在催促中缓缓前行,就这样方在我的一路催促下,也加快了前往目的地的步伐,翻过了山梁、穿过了沟,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雨水顺着裤管往下流,到了目的地——转车场后,来不及歇息,拿出了监测设备,在鸟巢处搭上梯子,向巢穴慢慢爬上去,我在上面读取数据方老师在下面记录着,巢穴里有残留的蛋壳和毛发,孵化出的4只小鬼鸮,在巢穴里不停的互相戏耍着,旁边放有鼹鼠、昆虫等动物尸体,为了防止细菌传播我带上了一次性手套对鬼鸮身体进行了逐个检查,用尺子、温度计、电子秤把鬼鸮的重量、体格、羽翼、肢体做了测量,方老师在下面说道:“鬼鸮主要以老鼠为食,也许这就是自然界的规则”,第一次听到鬼鸮以捕捉老鼠为食,测量结束后,方老师取出以前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孵化期、间隔期、空气湿度、降雨量及幼鸟出窝做了比对,其实林区小气候也是影响动物孵化期间隔时间的重要原因,空气湿度、温度、降雨量等气象因子,实测结束后,在原地休息了片刻,补充了一下体力,从带来的挎包里取出了白面馒头、鸡蛋垫了一下肚子,边吃边聊着,方老师说道:“还有好多工作要干啊,辖区的数据没有监测完,目前完成了针阔混交林的数据录入还有24个灌木林的取样工作”,瞧,时下这天气,雨下个不停,开展工作难度挺大的?我说:林区气候就那样,最近几天甘南、临夏、定西都被云图覆盖着,尤其甘南这一片接连几天都是小到中雨, “哎”,方老师揪着树枝叹息了一声,那咋就赶紧回站吧,话音未落,瞬间豆大的雨滴洒向林海,来不及躲闪,听见野生动物们叽叽咋咋的在树冠上叫个不停,检查完设备我和方老师顺着来时的路蹒跚而去,方老师拿着监测设备,我扛着梯子一步当三步的穿梭在林间的羊场小道上,被雨水冲刷下的林海走起路来极度难行,方老师时不时喊一下我,“小刘”拿来梯子我扛一下,把你累的,我说:没事的,赶紧走吧,林子里面雨滴相对小点,林子外面简直是噼里啪啦的雨水浇灌着全身,雨衣也无从发挥它的作用了,全身都湿透了,身居此处的科研工作者犹如落汤鸡一般,任凭雨水的拍打向工作站靠拢着,勉强的透过一丝缝隙看到了一排排土木结构的房屋,原来到保护站了,总算歇了一口气,来到宿舍换下身上的湿衣服用手一捏都装了满满的一盆水,保护站的工作人员端过来一碗熬好的姜汤递给了我,赶紧的趁热喝点吧,这时接二连三的喷嚏有种不祥的预感,自言自语道:“可不能感冒啊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有许多的工作等着我们去完成”,接过碗的瞬间咕噜咕噜的一阵子当时就喝了个碗朝天,一番收拾后围坐在火炉旁,又开始了今天的工作,都说科研工作外业是前提、内业才是根基,方老师说道:“对啊!幸亏包是防水的”,要不然今天又白忙活一天,从挎包里取出了笔记本电脑和记录本翻看了一下,就把记录本递给我,看着一行行潦草的记录,还得要花费时间仔细辨别一下,看一行读一行,方老师身披方巾不停地敲打着键盘,将一组组数据录入电脑,方说道:“孵化期的监测数据至关重要,录入数据库还要经过上级科研机构的比对分析,眼下繁琐的数据是科研工作者心血和汗水最好的集结地,科研工作是枯燥无味的,除了野外作业就是杂乱无章的阿拉伯数字,其中的酸甜苦辣早已被收获时的喜悦引以为荣,在这三里不着店的茫茫林海中,有一种荣誉叫做至高无上、有一种责任叫做誓死如归。
  经过中科院动物所莲花山定位站近20多年的研究,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斑尾榛鸡已研究到第五代了,通过生境、层落结构、气象因子,依据监测数据和现地痕迹,时下种群结构日益庞大,活动区间定位在2600米——3112米的海拔内,依赖林下的草芽子、苔藓、柳枝等为食生存。 
  用扎根科研人的话来说,人要在忙碌中品味生活,在工作中学会休闲,在交流中增长见识,在实践中增加阅历,因为人是一个高级动物,不能为别人而活着,活出自我、活出生命的精彩、活出一颗感恩的心,面对友情、亲情、爱情,我们时常告诫自己,坦然面对生活、面对周围的人和事。以一颗平常的心去回味人生浓墨重彩的一瞬间,生活不易、工作来之不易、友情放弃不易、情亲难舍难离,在坦然中面对生活的陈年往事,在生活中品味人生的患得患失,其实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没必要徘徊、没必要犹豫、更没必要去衡量生活的得不偿失,顺其自然才是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最大的一笔财富,因为人是社会的人,独立的个体代表不了生命的意义,人类的伟大往往在于平凡,做一个平凡的人、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难道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吗,如果时间能够穿越时空,我宁愿静下心来,聆听这里的每一个故事。
    岁月如歌,光阴似箭,当我再次赶赴贵地时,春节的尾声依然在劈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送走了节日的狂欢,娃儿们走上了求学的征途、年轻的壮丁迈出了打工的步伐、银发苍苍的老人干起了家里的行当,我依然卷起行囊朝山的那一边缓缓驶去,汽车驶到莲花山森林公园塘坊滩景区已是路的尽头了,距离目的地还足足有3公里的行程,背起行囊拎着细软朝着沙河滩保护站进发,行走在雪地里一脚下去膝盖都淹没了,费老大的劲才能连腿带鞋抽出来,幸亏来时穿了双系鞋带的运动鞋,要不然鞋子都恐怕找不见了,眉毛上积攒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来回的珍禽鸟兽只能作为临时的过客,与大山为伴、与珍禽为伍,天还是哪个天、地还是那个地,唯有车轮压过的痕迹触目惊心,正可谓——山那边春暖花开,而这里依然是:“莽苍苍群山裹素,苍莽莽一览无余”,用坚实的脚步丈量着路的尽头,走一步退两步,用沉默来抒发心底那一娄残阳,朝着来时的方向大声吼叫着……,喊破了嗓子、捅破了天只有珍禽鸟兽来作伴。
  沙河滩保护站工作的日子里,利用业余时间协助方老师开展了野外监测工作,动物的监测有很强的季节性,植物的监测主要是物候期,对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玉龙蕨做了专项调查。对斑尾榛鸡、血雉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到了冬季,动物们生存最困难的季节,由于食物链出现断层,向低海拔区域活动是必然选择,记得又一次和方老师去九甸峡保护站辖区放红外线相机时发现了蓝马鸡在农耕地互相追逐的一幕,有的在觅食耕地边的草芽子、有的在刨着已经下播了的种子、还有的抬头仰望星空,一阵追逐和戏耍耽误了前行的步伐,方老师吆喝着:“出发了”今天的路程还很远的。
  四季的轮回往往在时空的穿梭中记录下了精彩的一瞬间,在方老师的鼎立支持下,对保护站职工宿舍进行了彻底改造,前门面建起了暖廊、房间装上了热水器、地面铺上了地板砖,建起了蔬菜大棚,彻底解决了职工吃菜难的问题。并且还承担了唐沙道路维护的任务,由于雨季到来后对道路的冲刷出现了许多的暗水坑、路面裂缝、塌方地段,在方老师的带领下大家伙筑牢使命、攻坚克难,用碎石和沙子对道路进行了及时修补维护,确保了车辆出行安全和杜绝了安全事故的发生,因为唐沙公路不仅是防火道路、也是自然保护区森林资源巡护线路更是保护站职工的生命通道。一代代林业人用实际行动见证了一份责任、一份使命、一份担当,用青春和汗水铸就了不朽的辉煌。
  歌德说的好:“你若要喜爱你自己的价值,你就得给世界创造价值”。工作需要人来做,人更需要工作,工作是人们安身立命的生存之本。有了劳动报酬,方能解决自身最基本的生理需要——吃饱、穿暖。同时,工作岗位也是一个人自我展示才华、才干的平台。累了就依然放下手中的笔,仰望星空在流星雨坠落的那一刻,才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在茫茫林海中朴实无华的林业人用心血和汗水书写了不朽的篇章,用青春和生命诠释了——魂牵梦绕的莲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