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作者:焦方宁)

  初春的龙首山显得格外清爽,春雨过后,龙首山脉更是清晰可见。山坡上的蒙古扁桃依然美丽,五彩斑斓的花朵像是一个年轻的舞者,酝酿着甜蜜的微笑,在山石之上翩翩起舞。远处的牧羊人在羊群的簇拥下,在荒芜的戈壁上游来游去显得格外自在。远眺祁连山脉,雪线使人格外愉悦,在晨起的阳光下好似一副活生生的山水画。龙首山里的小站----顾家泉,在雨水洗涤后十分干净利落。漫步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尽情的吮吸着大自然馈赠给山里人的礼物。
  今天是站长的生日,所以我起得早,寻思着怎么过这个生日,丁站长是我们站的老站长,在这个孤寂的小站已经度过了整整27个春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过着在别人眼中所谓的神仙生活。离多聚少的日子已经使他对生日没有了奢求。我打开冰箱看着有点少的可怜的蔬菜,只有土豆和白菜,还有少许的大肉。如果过生日只有这些可以凑合一下了。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也许生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奢求的事,生日蛋糕,好的酒店,和家人一起高高兴兴的搓一顿,这是多么幸福又简单的事情。可是我们现在连肉都少的可怜,还谈什么生日,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莫名的有些失落。矗立在冰箱前,我不知所措,此时我不知道怎么向他汇报,不一会儿,他过来了,我问他生日怎么过,他不假思索的告诉我:“巡山……”,我似乎不相信我的耳朵,巡山对于我这个体质弱、不爱运动的人来说是件最苦恼的事情,自己完成每个月20次的巡山任务都很困难。明明知道是自己的生日,他还要坚持和我去巡山,我十分恼火,可是今天是他的生日,既然他说的,我只好遵从(因为实在没有可以过生日的礼物和像样的菜品)所以我就应许了下来,准备好了巡山的物品,换好衣服,出发巡山。
  此时的龙首山,雨雪显得格外珍贵,俗话说“春雨贵如油”对于林区也是如此,雨水的多少关乎到森林防火系数的高低。走在巡山的路上,眼前处处萌动着诗意,风景皆如画。路边的蒿丛中钻出一簇嫩绿的新芽,宽瘠的河床上斜躺着五颜六色的鹅卵石,被阳光的照得宝气十足。不远处的野灌丛中,悠闲的野兔好似撒娇似的肆无忌惮的蹦来蹦去。山间的岩羊,如富态的家眷一样集体出来春游,在山间的草丛中悠闲的漫步,沐浴着春日的阳光。
  顷刻间,我们已经爬到了山顶,身边的爬柏显得格外青翠,远处的蒙古扁桃露出了甜蜜的微笑,阵阵花香迎面扑来,调皮的疙瘩鸡,使出浑身解数,尽可能地挪动着它肥胖的身材,使僵硬的翅膀发出诱人的音符,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飞快地跑在蒙古扁桃树旁边,随手摘下几朵鲜花,来到他身旁,“站长,生日快乐。”,他接过鲜花,久久无语,此时此刻我感到格外宁静,电话铃声打断了我们享受自然的快乐。电话是老婆打来的,她告诉我,明天儿子两周岁的生日,她已经定好了山丹最好的生日蛋糕和酒店,而且给儿子准备好了生日礼物,是一颗金猪和一身衣服,告诉我明天一定下来给儿子过生日。此时,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随风儿动,任凭风儿肆意的抚摸着我的脸颊,眼角已经湿润了,可能是雨后的雾气太重,打湿了我的双眼吧!我站在春风里,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