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土湖记忆(作者:姜有忠)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做为一名刚刚中专毕业踏上工作岗位的我,丢掉了一万个幻想,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民勤,成为了一名水利工作者,开始了自己人生的起步。
  刚开始工作,接触的工作是测水量水、灌溉分配什么的,当时总干渠一半多的河水要分配给湖区灌溉。由于上中学时有一部分来自湖区的同学,感受过他们的朴实,品尝过他们带来的人生记忆中最甜最可口的白兰瓜和各种新奇的吃头,所以当时我对湖区有着一种特殊的好奇和向往,有一种立即想去看一看的冲动。因为我的老家在坝区,交通不便也或是湖区没有亲戚的缘故,二十多岁了,始终没到过湖区,所以湖区在我的脑海中始终有一种神秘感,湖区、湖区、湖区,一定有很多水,一定美丽如画,一定……。
  刚参加工作后,因为工作关系,也一直没有机会去湖区,直到接触水资源问题。那是九五年,县上一方面在论证争取外流域调水工程,另一方面开始着手九五节水规划的编制,作为一名外调水工程线路踏勘的参与者,也作为水资源论证的参与者,第一次到了湖区,也第一次知道了石羊河最下游的青土湖并去了腹地。
  可看到的和听到的与我一开始想象的简直是两种天地,农田穿梭,沟渠纵横,道路曲折,一路颠簸,每看到沟渠岸坡上大树成荫,虽有一丝的惊奇却也在意料之中,然而走进村庄缺少一片萧条,白碱外冒,总感觉缺乏生机……。直到青土湖,看着漫无边际的流沙中零星的白刺疙瘩,踏上白色的沙土中细看着风化的鱼贝磷壳,真不敢想象这里曾经有着小时候电影中看到过的类似太湖的景象,人们荡着小船出入在芦苇荡中……。
  眼前的景色令我极度震撼,虽然当时对发生这种情况的认识非常浅薄,但肆掠的流沙不断蚕食周围的村庄,好多人举家外迁,流离失所,足以证明问题已很严重。
  随着对水资源的不断认识,才知道民勤水资源的匮乏已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严重的地下水超采已不断将民勤往死亡线上推。生态极剧恶化的祸首就是水资源的短缺,即有上游河流来水少的原因,也有下游过量开采的因素。而青土湖的干涸,足以证明,完全是因为上游来水量的减少,石羊河的水已流不到青土湖了。
  从今天回想,自参加工作以来,已有过很多的感慨感受,曾经感受过青土湖的荒凉,曾经感受过红崖山水库无水的凄凉,曾经感受过老虎口的风沙肆掠,曾经感受过遮天蔽日的沙尘暴,曾经感受过……,有过太多的对自然环境恶化的感受。所以兴水增加水资源,防沙治沙控制流沙,扭转生态恶化趋势,由于工作性质这些便无形中成了自己的主要工作。所以作为生态治理的亲历者,有幸参与了外流域调水工程的论证实施,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项目的论证实施,若干节水项目的论证实施,红崖山水库保卫战(龙王庙风沙口的治理),老虎口的治理,西大河的治理,青土湖的治理,连古城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围绕着水和沙,也在不断感受着民勤生态好转的一派可喜景象。
  伴随着温家宝总理对石羊河生态的视察,青土湖的治理明显加快,沿民左路两侧和纪念碑向外辐射,一直重复着一件事,草格网压沙、草格网造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的记忆中已经重复了十多年。我曾经在这里设计实施了庞大的沙漠滴灌工程,但最终被更多的水所替代,因为青土湖实现了人工注水。
  有了水,生态的改变和小气候的形成自然不在话下,看着现在随风摇曳的芦苇荡,看着一片片泛光的水域,看着一对对掠过的水鸟,可以由着文人和诗人无尽的描绘……
永远没有想到,在多年以后我又回到了这片我曾经倾注了心血的地方,成了这里的守护人。这片非生我养我的地方,却和我结下了深厚的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