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林业工作者的一天(作者:刘万山)

  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晴
  古浪县林业技术服务中心 刘万山
  曾经有人问科比:“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呢?”科比反问道:“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看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自己----一个林调队员。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我的确无缘相见,但凌晨四点的古浪村镇的早晨我却与之相伴数月。
  凌晨四点的村庄没有鸡鸣狗吠,更没有灯红酒绿。在静秘无比的天空下我推门而出。朦朦亮的天并看不清山间小路,而我不得不打开手机手电筒以便看清脚下弯弯曲曲的小路。凉风习习,从身边拂过的清风时刻提醒着我已多日未洗衣服、未洗澡。那股难以言说的汗味任凭你多迟钝的嗅觉都无法忽略。是啊,我已数日未着家,借宿人家时间久了竟有点忘了自己是个客人。既然是客那么洗澡、洗衣服自然是不方便的,何况这几天都是天未亮出门,顶着星光回住处,哪里还有空洗一洗,顾及不到形象自然是有的,这样想着,心里竟舒畅了许多。
  今天的工作是帮助移民搬迁至黄花滩的干城乡农户们确认退耕还林地块以便及时兑付补助资金。昨天已通知大鱼村草峡沟农户们到自家地块。因是整乡搬迁,农户众多,退耕地数量巨大。此外,农户们在此已没有落脚点,如果今天一天完不成,明天还要再跑一趟。路途遥远,交通也十分不便,实在是于心不忍啊!于是决定凌晨四点出门…… 
  干城乡位于古浪县城东南方,地势东南高西北低,山大沟深,陡峭险峻。一年收成全靠天,交通全靠腿。2011年以来,县上实施生态移民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将干城乡整乡搬迁至黄花滩建起了绿洲小城镇,配套了设施农牧业。实现了由贫困落后到现代城镇化生活转变。搬迁后的撂荒耕地便实施了退耕还林,今年下达干城乡退耕还林任务共1.76万亩,分三个村,干城村0.45万亩,东大滩村0.65万亩,大鱼村0.66万亩。由于整乡搬迁之后几乎成了无人区,道路受雨水冲毁后无人及时修补,时间一长损毁越严重,导致车辆无法通行,有些地方摩托车勉强可以通过,为了安全起见,只好靠步行。由于人手短缺,我们林调队3人和退耕办3人组合成为三个验收小组,各组负责一个村进行验收、分户确认。今天我要去的便是干城乡大鱼村的草峡沟。
  到了目的地差不多五点,此时农户们也陆续到了,勤奋的农户们向来如此,从不让人候在那里白白浪费时间,于是我迅速展开工作。一户户,一块块仔细丈量着,耐心确认权属,详细记载户主等其它相关调查因子。由于农户的地块较分散,一块地在村东、一块地在村西、一块地在阴坡、一块地又在阳坡,且地形不整齐。有些农户把地进行了流转,有些农户因自行分户将地分给自己的几个儿子,有些农户外出打工,退耕还林工程委托亲戚或邻居实施。这一系列复杂的问题,给确权到户带来了很大困难。在面积测量时,有些农户不能接受采用GPS测量,我便耐心解释或用传统方式(测绳)进行测量,确保每个地块的位置、面积、四址及户主等资料准确无误,使每个农户没有疑虑。一遍不行就两遍、三遍确认,找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核实。不知不觉已近中午,七月的天骄阳似火,浑身被汗水湿透了,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太阳烤的火辣辣的疼,今天再脱一层皮是再所难免了,然而工作才完成了一半,脚下的步子不能因烈日炎炎而怠慢一步。为了尽快赶完一天的工作,让老百姓赶回移民点,今天中午又顾不上吃饭了。再说吃顿饭来回要2个多小时,还需要下山、爬山太耗费体力。于是只好在山上吃点馍喝点自带的白开水以安慰饥饿的胃和疲乏的身体。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测量确认工作后,农户们相继离去。考虑到如果今天的内业工作不能及时整理完将直接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我便赶回借宿处,草草吃完晚饭便又开始了一天的内业整理及图件勾绘,逐小班录入所有调查因子,建成专题数据库。这一系列工作完成后已是晚上十二点多钟…… 
  一天工作圆满结束后,身心感觉瞬间轻松了许多。看看窗外静静的夜空,跟眨着眼的星星道声晚安,希望今夜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