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东大坡记(作者:陈世豪)

  丁酉年六月廿一日(2017年8月13日)晨,夜雨初霁,天朗气清,此前多次欲去皆因天气与他事相扰而不能如愿,见天气如此,心中大喜,遂骑脚踏车自家中出发,过折桥湾,上东塬。
  抵东塬,回望河州城内,但见雾锁百里,楼台或隐或现,半遮半掩,如蓬莱须弥之境。见塬上风景如此,登顶之心益坚,继续骑行,路旁村庄鸡犬相闻,炊烟袅袅。愈往前,觉周围雾气渐浓,道路两旁林木愈密,寒露缀枝,凉意渐生。又骑行约一刻,始达东大坡山脚下,抬头仰望,云雾飘渺,不见山之真面目。
  之前所行之路,皆为平路、缓坡,到此以上之路,皆为蜿蜒曲折,如女子发卡状之弯,坡度益陡,体力不能支,每骑几百米,便需止步休憩,以恢复体力。借此休憩之时,也得观两旁之景。此地为东乡县所管辖,树木葱茏,为东乡如此干旱之地少有之绿色,号为“东乡后花园”。松柏森森,鸟语花香,绿意浓郁,空气清新。路旁建有水土保持站,管理保护此片绿色。所行之路,是为国道213线,为以前河州至金城兰州与东乡县城之路,后因修筑新路,此路少有车马,年久失修,路面多积水翻浆。河州贤孝《韩起功抓兵》中曾提到被抓壮丁开赴兰州时,曾于此路过,演绎了一场《兵车行》,是以感慨良多,忆古思今。愈往前,雾气愈浓,前后不见,能见度不足五十米,如在云端骑行,亦喜亦惊。行至距山顶四分之三处,雾始渐消,俯望河州城,雾消去大半,但犹蒙薄纱状。继续前行,转过一弯,柳暗花明,但见一红色楼台,上有字,定睛看去,是为“东大坡山庄”。余曾在家用千里镜观东大坡,见过这“东大坡山庄”五字与红色楼台。回想此事,心中大喜,知距山顶已不远。遂在此休憩饮水,于山庄之人问妥路线,遂奋力向山巅进发。
  继续前行三百米左右,右侧有岔路,有牌写“青峰山庄”,而已到山顶后,随沿岔路进去,行百米,有狗守门,甚大,见人狂吠。余心有戚戚,正思量间,见一戴号帽回族白衣老者赶来,将狗拴于一边,邀我进庄。遂向老者致谢意,小心翼翼,骑车入庄中。
  停车与老者攀谈,得知老者祖孙三代一家人在此经营山庄已两三年了,庄中树木葱葱,几块菜圃在路旁,果树上啤特果果实累累。老者喜养鸟,有鸟笼四五架,皆为画眉黄雀之属,鸟鸣悠悠,甚为悦耳。老者两孙儿,孙女两三岁,倚门笑看客,孙儿还在襁褓中,见客大哭不止。余赠糖以安心。
  余说明来意,老者欣然引我至山巅,行百余步,到山顶。余至山顶,不禁叹道:“咦嘘嘻,真为大观也。”东望东乡境内,是为春台、毛沟乡村,山势陡缓不一,绿色的草地,因地质变换而露出的赤红色土壤,青衣赤骨,梯田层层,皆为玉米。中间一条沥青路是为东乡新路。向南望去,近处路盘乡诸山,亦是青衣赤骨,如画如屏;远望南边一道黑色,中间突兀出几片白色,遂取出千里镜观之,始知乃是太子山,透镜观之,但见,白石嶙峋,山峰瘦削,如剑如戟,欲刺破苍空状,甚是雄伟。近代诗人张思温曾于此观太子山,写下“太峙山头雪未消,夏河如带望中遥。晴川绿树疑无路,矗立双松傍折桥”的诗句。太子山为河州与甘南交界处,亦是游牧与农耕之界线,在土门关感受更深,关内道观、清真寺,绿树农田,关外佛寺经幡,青草牛羊。向西南临夏县与积石山县交界处望去,横亘的灰白山脉中央耸立着一座如宝塔状山峰,白云遮腰,乃是达里加山。
  收目近观,始觉临夏地形之玄妙,左边低陷川地,是为临夏市,右边高凸起平塬,是为万顷临夏北塬土桥,一高一低,一阴一阳,暗合太极八卦,整体相聚成椭圆,周围山峰围绕,易守难攻。两地经济互补,实行市县一体化建设,必将大有作为。
  取千里镜细观临夏市区,但见位于大夏河两岸的东城区,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群楼中天元国际大酒店高耸入云,是为临夏第一高楼。大夏河南岸,大剧院、体育馆、体育场、展览馆,依次铺开,蔚为大观。与之对比,位于西面红水河两岸的老城区略显凋敝,不过市县大通道旁楼盘商业区开发亦有起色。
  大夏河是为临夏母亲河,发源于甘南高原的夏河草原上,从土门关旁流入临夏境内,然后在临夏川地里奔流向黄河,到折桥下,河道变窄,水势迅猛,切割开河两岸的岩石,奔流向黄河,从折桥到东乡河滩境内一段,水势切割岩石,形成深达数十丈的峡谷,是为洩湖峡,峡中乱石穿空,水声滔天,为河州八景之洩湖雷鸣。余幼时曾听闻,临夏古为大湖,后有大禹凿开洩湖峡,让水东流入黄河。现在觉来,只为人们穿凿附会,将大自然的的鬼斧神工,托于大禹身上了。
  北塬与东乡之间,大夏河流经的两岸,左岸为河西乡,右岸为河滩镇。河水哺育两岸,两岸农田遍植果树,花椒,物产丰富。
在山顶可见天尽头一片水气接天,是为大夏河与黄河汇流处,东干码头。左边的黄河清澈如碧,右边的大夏河黄水浊汤,呈现泾渭分明异象。
伫立山顶,见前所未见之景观,余心喜不自胜,王安石《游褒禅山记》中曾言:“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而今登临此地,观此未见之风景,顿觉此言不虚也。人生在世,唯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方不负此生。余性喜静,幼好读书,觉读书之要,在于精读,思考,观察,行动。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余要么读书做手艺于家中,或骑车行远方,览地方风物,民俗事故,验证书中所说,如此方得为人为事之要。
  出山庄,骑车续行,至东乡县城,饭毕,沿新路而返,此行历时五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