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野骆驼(作者:王玉明)

  2月24日,原本与科研科孙志成科长约好一大早就向保护站进发,但临行时接到敦煌市政府通知,就先到市政府与宋济民副市长协商有关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调整事宜,结束已是上午十点半左右,再与孙科长、周春晖及驾驶员王国荣匆匆出发,于十一点四十分到达玉门关保护站,简单就餐后,到保护区疏勒河段考察疏勒河放水情况,在沿途踏查了“白枯沟段、大转弯段”等区域,继续向西进发。
  到达大马迷兔段的清水沟梁上,宋科长专注的向北张望,轻轻的说“好像有野骆驼”。但我向北望了望,没有看到什么,便没有吭声,也没有再多留意。又向前行驶了一段,宋科长大呼“哟,野骆驼”,我向北斜望去,确有一群野骆驼正在清水沟北梁上排成一队,正自东向西匆匆奔跑。显然,是由于我们的到来惊扰了它们,使它们有些惊慌。见到一大群野骆驼,我们都非常兴奋,赶忙停车,准备好照相机、摄像机,我用手机、宋科长用像机照了几张照片,周春晖还未来得及打开无人机,野骆驼群已下了清水沟,消失在视野之外。我们赶忙上车,想赶到前面到清水沟梁沿再次拍摄,并让周春晖快点准备好无人机,但在三、四分钟的快速行驶中,只看到野骆驼群从沟坡上到了我们前面不远的清水沟梁上,我们再次赶忙停车,拍照摄像,无人机也很快飞了起来。我们三人都拍摄到了难得的野骆驼种群照片和影像资料,周春晖用无人机追踪拍摄时长约十分钟,直到野骆驼进入大马迷兔的灌丛中。 
  此次考察活动,我们的计划本是考察疏勒河向敦煌西湖保护区放水情况。从2017年7月25日起,党河、疏勒河向敦煌西湖保护区下泄生态水,流淌了两月余。初秋时节,我们曾先后四次组织在疏勒河保护区各段进行考察,大致掌握了径流区域和形成的水域等情况,调查得出,生态放水流入保护区段约85公里,形成湖面约8平方千米,取得了较好的生态效益。入冬以来,在党河城区段看到党河水还有流淌,但是否流到了保护区,是我们此次考察的重点,本没有考察野骆驼活动情况的计划。同时,我们多次在清水沟考察,都没有遇到野骆驼,今天,能近距离遇到“大群”野骆驼,真是机缘巧合,大家都很高兴,都很兴奋的直喊“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大家在兴奋之余,也赶忙盘点这群野骆驼数量,三人对照片和影像资料认真比对后,确认这群野骆驼共有31峰,是多年来发现“一群”的最大种群。从它们奔跑的队形看,虽然有些惊慌,但也不失有序,跑在最前面的头驼,体形高大,身体健壮,并与后面的大部队拉开一定距离,显然有侦查和引领的双重责任,在它的引领下,驼队成行向前奔走,驼队中间显然是一些母驼和幼驼,后面也是一峰体格健壮的成年驼,也与大部队拉开一定距离,看来是负有“后卫”责任,而在大部队的两侧,则分别有一峰健壮的成年驼护卫着两翼,前后左右4峰健壮的成年驼在不断的引领和护卫中,巡视四周,前后相顾,形成一个防犯严密的队形。而从种群年龄看,有成年驼,也有几峰去年的幼驼,也有快要分娩的“大肚子”母驼,因为快是野骆驼的分娩期了。从各个的体形和体格看,都非常健壮,奔跑的姿势也都非常娇健,看来,它们生活的不错。
  位于“甘新”交界处的库姆塔格沙漠及其周边区域是野生“双峰驼”的主要活动区域,有专家称,“野骆驼是比大熊猫数量还要稀少的濒危野生动物”。为了保护这一濒危野生动物种群,在国家层面先后成立了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甘肃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基本连成一片,都以保护野骆驼为主要保护对象。三个国家就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实行严格的保护措施,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私自进入保护区,为野骆驼的繁延生息创造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取得了良好的保护效果。近年来,三个保护区都监测到了较大的野骆驼种群和频繁活动情况,应该说,保护成果非常显著。此次在清水沟北梁相遇野骆驼种群,应该是多年来严格保护,少有人为干扰,野骆驼种群活动范围扩大,也是疏勒河下泄生态水,引得野骆驼来此区域寻饮河水的结果。
淡水,也应该是野骆驼的所爱呀!
  在返程的路上,大家还都沉浸在与野骆驼群的“不期而遇”的幸喜之中。我在想,如果我们今天早几分钟或迟几分钟到达此区域,都有可能错过与这群野骆驼相遇的机会。真正的机缘巧合,冥冥之中我想,是否有我们与它们的心灵相通或是心灵有约?转念又有自责:对不起,是因为我们的闯入,打扰了野骆驼的安详与宁静,给你们带来了不安与惊慌,实在对不起!一时之间,既想再次见到他们,见到它们健康奔跑,种群繁衍扩大,又纠结与如我今天这种贸然的闯入。
  哎,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矛盾心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