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勤的感动(作者:王玉明)

  敦煌西湖、民勤连古城是两个同时成立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兄弟单位,在敦煌西湖保护区工作期间,曾有幸去民勤、去连古城保护区观摩学习,影响特别深刻。
  11月上旬,初冬时节,我们一行五人,出差到武威,便想去趟民勤。经电话请示主要领导同意。11月9日,我们披着夕阳的余晖,向民勤进发。
  一柄利剑刺大漠
  出武威向北直行,便是民勤绿洲。
  民勤位于石羊河下游,西面是巴丹吉林沙漠,东面是腾格里沙漠,沿石羊河流域的农业耕作和天然植被形成了一条绿色长廊。全县有三十多万人,七十多万亩耕地,近千万亩的天然植被,它就像一柄利剑劈断了沙漠黄龙。故此,有了东西两个沙漠的分别命名。否则,就只能是一个沙漠了。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由于石羊河流域水资源不合理的利用和耕地面积的无度开发,大量开采地下水,使民勤盆地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滩涂、湖泊、湿地大面积消失,天然植被大面积死亡,土地沙化、沙漠化日趋严重,风沙肆虐,沙进人退,沙尘暴天数增加,强度增大,严重威胁了民勤、河西、内蒙、宁夏乃至兰州以东广大地区的生存和发展。“农民哀诉、干部痛惜、专家奔走、媒体呼吁 ”。“民勤不保、河西受灾、兰州遭殃、甘肃生态危机”,该到救民勤、保西部生态安全的危机时刻了。
  一路上,我回味着相关的报道资料。
  黄河提水到红崖
    出武威,我们车行较慢,目的是想沿途领略石羊河流域自然环境、田园风光和人文景观。凉州区与民勤相连,沿途农田阡陌,沃土绣壤,当是甘肃农业生产最丰饶的地区之一。高大挺拔的白杨树,一排一排,一行一行,威武不屈的守护着这良田沃土,远远近近的红柳林,密密匝匝,在深秋初冬的寒风中摇曳,阻隔着远远的沙漠别想冲到农田里来。
    正行进间,眼前突然一亮,忙喊驾驶员停车。啊!宽宽的、远远的,好大的一湖水,碧波荡漾。想必应该是红崖山水库了。从有关资料上得知,民勤的红崖山水库被称之为“沙漠第一水库”,是民勤人民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为收集石羊河尾水用于农业灌溉修建的沙漠水库,是河西走廊库容最大、灌溉面积最多的水库之一。目下正值初冬时节,比照敦煌党河水库来说,正是农田冬灌时节,库存水也是最少的时期之一,按时令算,基本上是河水来多少,放多少,不会有多少库存水的,而民勤难道说不浇冬水吗?民勤真的缺水吗?我心生疑惑。
  “民勤肯定严重缺水!”同行的我局孙志成科长对我解释道。“这几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力支持下,武威实施了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实行了严格的管水用水制度,上游的凉州区必须每年给民勤分水1亿多方,石羊河下游出水约0.7亿立方米,集聚红崖山水库,同时省上由景电二期从黄河经过13个泵站提水,沿途经200多公里的引水渠把黄河水送到了民勤的红崖山水库,近几年来每年提送水6000—7000万方,因景电二期,景泰、古浪也需用水,春夏时节,为民勤送水较少,只能在秋冬季多送些水,存在红崖山水库,这样一来,民勤每年就会有2亿多方水用了”。
  啊!好个“黄河提水到民勤!”
  生态文化处处春
  红崖山水库,“亚洲最大的沙漠水库”。停车处,刚好是甘肃民勤连古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水库东、公路旁修建的一处生态文明建设宣传阵地。一个小型广场,铺装的十分精巧,一个长方形斜坡底座,绘出了连古城保护区的七个保护站,“C”字型环抱着民勤绿洲,底座上竖直立着两个碑牌,像两把利剑刺向天空。一个碑牌上红字雕刻“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的手写大字,是温家宝总理针对民勤生态问题的重要批示;另一碑牌上书“甘肃民勤连古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站在广场,仰望碑文,思绪万千。再放眼碧波荡漾的红崖山水库,“总理的决心,民勤人的饭碗,连古城保护局人的生态情结,都系在这红崖山水库了”。我为连古城人的选点、选文和设计而赞叹!  
  进入民勤境,各种关于生态文化、生态文明的宣传碑、宣传栏、宣传门扑面而来,到处彰显着民勤人“一定要保护好民勤,建设好民勤,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的决心和信心。
  万顷梭梭锁大漠
  连古城李进军局长出差在外,安排张有佳、闫好原两位副局长和办公室赵主任、科研管理科高科长接待我们。夜幕下的民勤城平静而祥和,没有大城市灯火辉煌中的噪杂和浮华。说明来意后,张副局长做了翌日带我们到几个保护站、特别到治沙点上看看的安排。
  10日凌晨,在张有佳和闫好原两位副局长的陪同下,我们一行出民勤城,沿着县乡公路直向绿洲边缘、大漠深处行驶,公路两旁的防护林高大挺拔,农田平整,大多都已收获,也有还未收拾完的棉花和还在忙碌着的棉农,一派塞外恬淡农耕文明的景象。
    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了沙漠边缘的连古城保护区勤峰保护站的治沙造林现场。站在高处,一望无际的人工梭梭林,成排成行向大漠深处延伸。秋冬季节,梭梭没了绿色,发黄发白,但它倔强的身躯挺立在沙丘上,镇压着流沙,阻挡着西来东往的风和沙,彰显着它沙漠卫士的勇敢与顽强。25万亩,16670万平方米,6000多万丛(株),挺立在沙漠上,令人惊叹!这么大规模的人工梭梭林,还是第一次见到,内心不由为之震撼!
  没有水,没有路,要进到沙漠里去栽树,它们是如何被栽活的?
  “民勤人民自古以来就有治沙的优良传统”。张有佳副局长介绍说:“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民勤涌现出了许多的治沙模范,带领广大干部群众不屈不挠的治理沙漠,也探索出了许多治沙经验,草方格压沙,方格中栽种梭梭,一丛梭梭一桶水,春夏两季各半桶,一年栽个几千亩,一年一年往前栽,25万亩,年复一年,就这样,干成了”。
  民勤人的治沙精神,民勤人的坚忍不拔,民勤人在治沙上的不断探索。望着连绵不断的沙丘,望着沙丘上那一排一排大漠的梭梭林,令我感叹!令我敬佩民勤人民!
  午饭后,我们相继到了三角城保护站,30万亩的梭梭林;青土湖保护站,18万亩梭梭林;连古城保护站,20多万亩梭梭林。
  闫好原副局长给我们介绍说:“连古城保护区共有七个保护站,每个都是十几万亩到几十万亩的梭梭林。在沙丘上栽梭梭,是我们民勤人民在几十年与沙漠的斗争中不断总结出来的经验。民勤人在过去的治沙中也栽过杨树、榆树、槐树,也载过红柳、花棒、柠条、毛柳,但最终经过几十年的试验观察和探索,唯有梭梭能在民勤这个年降雨量不足100毫米的沙漠中存活成长。因此,我们选定了梭梭,几十年实践证明我们选对了”。他还说:“梭梭适应沙漠地区环境,在长期的、严酷的自然条件下,为了适应沙漠干旱气候,它的叶子退化了,它的枝茎发达了、叶没了,枝茎变成了绿色,柔绿,‘柔’是为了适应风沙,不被风折,‘绿’是为了生存,为了光合作用的正常进行。”
   “全县人民都喜欢栽梭梭,统计下来全县大约有近300万亩的人工梭梭林呢!咱们一路上,没有看到裸露的闲滩空地,除了农田,就是一片一片的梭梭林,那是农民栽种的。处在风沙前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