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湾老叟(作者:张小鹏)

冰动河开,春天到了。
绿树红花迎来迟到的夏天。
一位老人如约而至,
他年事已高,自嘲老叟。
只因退休前是东湾林业人,
更喜欢别人称他为东湾老叟。
谈笑间,
方知老人只是故地重游。

告别了城市的喧嚣,
忘却了穿梭斑马线的苦恼,
抛弃了以车代步的困扰。
而今走上蜿蜒盘旋;
一直伸到尖石山的羊肠绿荫小道上。
层林尽染,鸟语花香。
记忆中的自然之美,
瞬间融化了老人的心,
身心的疲惫也被眼前的纯净美给吞噬。
老人顾不及欣赏满山的风景,
遇到小溪欣喜的像顽童一样,
弯腰鞠水,忘我的表情,
像在品尝琼浆玉液一般,
老人说这溪水里渗入着林业人的汗水,
因为山上的溪水和酒泉一样接近的相似,
溪水陶醉了老人的心,
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年轻的味道。

或许是溪水的作用,
再次打开老人尘封的记忆。
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
这里原来杂草丛生,
老一辈林业人用双脚硬是踩踏出一条巡山护林小道。
这里原来荒芜一片,
老一辈林业人用双手硬是规划出一片“绿色飘带”。
记忆中曾经多少个日日夜夜,
步行丈量着大山的每一寸肌肤。
注定与东湾结缘,
注定与树木为伴。
再次见到久违的“朋友”,
再次拉近林业人特有的草木情深。
再次见证东湾保护站日新月异的变化发展。
老人好几次都掩饰不了内心的波动,
好像还要说些什么,
但有欲说无语。
微微颤抖的嘴唇,一时的语噎。
他说他没哭,
泪水明明早已打湿了衣角。
他说他还能走动,
重心的倾斜,拐杖的下陷。
行程的劳累已超出了身体接受的负荷。
但他还是倔强的谢绝了递给他的纸巾,
倔强的回绝了别人给他善意的搀扶。
老人风趣的解释说这是林业人特有的倔强个性。
昔日矫健的步伐变得沉重,
挺拔的身板已变得佝偻,
有力的大手也失去了往日的力度。
拐杖在他手里显得那样无助。
大山最终挡住了老人的脚步。
但不能阻止他对林业事业的挚爱,
再次的深情凝望,
可能是泪水清洗过的眼睛,
会把大山看得更远,
因为他的梦想在远方,
临别的回眸,
再次让眼前的一幕幕,
清晰定格在他的脑海里。

如果一个民族有自己的图腾,
作为东湾林业人,
绿水青山就是我们的精神图腾。
老人的寻“根”之旅,
再次诠释他对图腾的膜拜。
虔诚的心就是东湾林业人的动力,
如果说这是一场新老接力,
我想,我们会接过老人的接力棒,
让溪水更清,大山更绿,
感谢老人用实际行动演绎人生的真谛
因为图腾已深深烙印在林业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