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作者:贾娟娟)

  休假了就可以看母亲,这几年在林场上班少了对母亲的陪伴。今天放假,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翻过这座梁,就可以看到我们村了,虽然离村子还有三里路,但那棵几百年的老槐树一下就让我看到了母亲。槐树下面的那个人,我知道是她。在这么冷的冬天,没有人愿意爬十几分钟的陡坡,去这个什么都没有的槐树下转悠。我以前也劝过母亲:“你现在年纪大了,不要再去槐树下,路不好走,你要是有什么事可怎么办?”母亲总是淡淡的笑着说:“能行,再不去了。”可是等到我下次回家,母亲依然站在槐树下望着远方。
  等我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她喘的厉害,脸红红的,看到我便说:“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你爸还不相信!你们姊妹三个,看走路的姿势,我都能分清谁是谁。”我跑过去抱住了母亲的胳膊说:“妈,我想你了!”母亲的手很冰,她不知道在这大冬天的早上,等了多长时间……母亲一边擦着眼角一边说:“我看你不怎么想,都半年没回家了,外面风大,一吹我就流眼泪,赶快进屋暖和走。”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风和日丽。
  母亲问我午饭想吃什么,我说随便,都可以,母亲有点不高兴了,她说:“哪里有叫随便的饭”
  我赶紧说:“要不炒土豆丝吧,我喜欢吃!”
  “只吃土豆丝哪行,我记得你最爱吃散饭,我再去炒个辣椒,炒点酸菜……”母亲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去。
  我想说做散饭太麻烦了,父亲先开口了:“你就让你妈去做吧,她一周之前,就已经在想要给你做什么吃的了。你要不让她做,她还难受了。”
  我点头说好。
  父亲接着说:“你以后有时间多给你妈打电话,别看她什么都不和你说,可三个孩子里,她最想你了,她每天都要去槐树下转悠,回来时总说:‘远远地有个人影特别像娟,走进一看却不是,娟要比她个子高些,她已经几个月没回家了,肯定特别忙,她最爱吃我做的散饭了,不知道单位上有没有……’”
  我去厨房帮母亲做饭,母亲很高心。她说:“土豆丝炒好了,你先吃点垫垫肚子。”我一边吃,一边帮母亲烧火。
  “你周围有合适的人没,有的话带来给我们看看,你现在也不小了,该成家了。”母亲试探的问着。
  以前每次回家,都是亲戚邻居问我有没有对象,什么时候结婚,母亲总是抢着回答:“娟还小,过几年再说。”我知道自己不小了,周围的同龄人有的小孩都上小学了,母亲只是怕我尴尬。这几年弟弟妹妹都先后成家了,母亲又担心起我了。
  “有一个,正在处了,如果合适,下次带他来见你们”我说道。
  “真的!太好了!他对你好不好,他是干什么的,家是哪里的,你们相处多久了?其实你也不用太着急,不要因为别人催你,你就随便找个人,你还小……”母亲又有点担心我了。
  “妈,你放心,他对我挺好的,我们是一个单位的,他这次本来打算和我一起来看你们的,临时要出差,就没来。我这里有他的照片,你看看。”我赶忙拿出手机给母亲看。
  母亲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将手机拿的远远地,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说:“长得不错,胖乎乎的,有福气,一看就是顾家的男人,他会对你好的,可惜照片太小了,我看不清他的脸。”
  “你连人家的脸都看不清,就知道他是的顾家的男人,会对你姑娘好的。”我打趣的说。
  “那可不,人与人之间是有缘分的,这孩子一看就有眼缘。你下次带他来家里,让你二婶和姑姑都看看。”看着母亲认真的眼神,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母亲并不是想听亲戚朋友们的意见,她只是想告诉大家,她的女儿不愁嫁。
晚上我缠着要和母亲一起睡,她笑着说:“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
  “在妈妈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我把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说。
  第二天一早,我就要回单位了,母亲默默的给我收拾行李,除了我带回来的皮箱,母亲又给我装了两大袋东西,父亲说:“孩子在城里上班,什么东西都有,你装这么多她拿不动。”
  “买的东西哪有自家的好,再说孩子喜欢吃我做的东西。”母亲说。
  我出门的时候,母亲悄悄对我说:“这两袋里装的都一样,是你爱吃的面豆豆和苹果,你把一袋给小王(我处的对象),回家一趟要给人家带些东西的,这是礼貌。” 
  父亲和母亲本来是要送我到梁顶的车站,可是我不喜欢车站的离别,就拒绝了他们。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他们,叮嘱他们注意身体,我看到母亲又在抹眼泪。到梁顶的时候,我转身看了眼大槐树的方向,树下依然有一个人望着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