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近(作者: 杨继海)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在网吧里,看到过一部电影,是刘烨演的《那山那人那狗》,电影里呈现出的画面是一条土狗、一杆旱烟锅子、一个乡村邮差、一份两代人间的传承。主要的情节后来记不清了,但是我记住了当时观看影片时的那份亲切,以及当时那种想让人流泪的感觉。土狗,旱烟锅子,羊肠小道,潺潺流淌的小河,以及电影里的那山、那水、那人和那种乡土情怀,很轻易地就勾起了一个外出求学之人的思乡之情。
  毕业后当所有的人开始奔向大城市,而我却是渐行渐近,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天水,然后在小陇山停住了脚步。因为我一直想着回来,想要离家近点,再近点,然后可以时常回家。妈妈曾经笑我没出息,说“恋窝的雀儿飞不远,恋家的娃娃长不大”。但是我从没想过可以飞得有多高有多远,只是想飞累了可以回家栖息。如果可以常常回家,其实做父母身边长不大的孩子也挺好的。
  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久离家乡,渐渐地就会越来越想家,不管是家乡有多贫穷,有多落后,走远了,在外面漂够了,始终想着回去。回到家,见到老乡,依然是旧时口音旧时友。如果没有远走一次他乡,是体会不到浓浓的思乡之情的。所以每次从外边回来,当离家越来越近,看着景色越来越熟悉,黄土沟壑、西北柳、洋芋地,就在心底告诉自己,马上就要回家了。当汽车绕过立着电线杆的山顶,穿过了大片的麦田。等看见落日挂在酸枣树上,半山腰的炊烟依次升起,这才感觉是到了家。
  十多年前的家乡在西北算是比较贫瘠的地方,入目都是单调的黄褐色,山路十八弯,弯弯绕绕,层层的梯田延伸到山头懒散的白云边上。及目望去,很少有绿树成荫的地方,只有在背阴的山沟沟里,或是有人家居住处,才会生长着一片洋槐树,或者几棵果树。也许这样的景象会让好多人,在外边转一圈回来后,看得眼睛生涩。就算如此,每次放假后,我还是会迫不及待地回家。
  所以,从外出求学,再到打工,渐行渐近,最后还是回到了天水。当我考上了小陇山,坐上了去东岔林场的班车,首先感觉就是怎么那么远呢,可是慢慢的被车窗外满山的绿色给吸引了。在车窗外,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明暗交替,如同泼墨山水一样,沿着310国道铺设开来,有时候渭河从山脚蜿蜒而过,我方佛在车里也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我在想如果我在这里上班生活,那也挺好的,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然后欣赏着春日的鲜花,感受着夏日的微风,享受着秋日的硕果,领略着冬日的白雪。因为林区得四季似乎比别处更鲜活谢。
  我在东岔林场呆了6年,然后又来到了滩歌林场。之前老职工告诉我,林区能有现在景象,那是一批批林业人,不断努力的结果,而我们是新一批的接班人。要响应习总书记“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号召,立志要使山更青水更绿,使青山绿水变成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