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的生态文化公园

【甘肃日报】刘文基


  民勤地处西北边陲、沙漠边缘,但民勤生态文化公园却绿草茵茵,鲜花朵朵,让人流连忘返。其中独具特色的生态、文化元素,尤其让人耳目一新,感触深刻。
  生态文化公园建有162米长、560平方米的雕塑长廊——绿洲壮歌,将民勤的历史轨迹形象生动地展现出来。大禹治水野潴泽,汉代设置宣武县,张骞出使西域,苏武北海牧羊,龙骨水车,太子阔端行宫,冯胜大战别度山,民勤驼队远驰俄国,左宗棠为西征的民勤驼户颁发奖状,吉鸿昌在民勤,民勤籍抗日英雄魏兆伯,1949年9月23日民勤解放,毛主席接见民勤治沙英雄,周恩来总理亲自为民勤签署造林先进县奖状……
  雕塑长廊的外墙,则是民勤风俗百图。蜿蜒数百米,形象逼真,惟妙惟肖,真实再现了民勤的风土人情。尤其是喧涎谎、点烟对火等画面夸张、生动,让人忍俊不禁。其中打春牛、春社、秋社、斗百草、卖蝈蝈等民俗离我们已经远了,恍如隔世。
  公园设有苏山书院,门前10支圆柱雕刻了汉代民族英雄苏武牧羊、忠贞不渝的历史画像。民勤有苏武镇、苏武山,是苏武当年历经艰难险阻牧羊的地方。书院门前,块块石碑镌刻了民勤历代的进士、举人姓名。
  民勤绿洲坚守在腾格里和巴丹吉林沙漠两大沙漠之间,骆驼作为沙漠之舟,功不可没。民勤驼队长期在丝绸之路上输送货物,面对丝路驿站雕塑,似乎看到黄沙漫漫,听到驼铃声声。旁边6个立方体,四面八方、字形各异,雕刻了有关民勤的历代诗词16首。
  民勤境内出土的沙井文化,产生于新石器时代,历史悠久,光耀千古。公园中专门设有沙井文化雕塑,展示了远古时代的器皿及其打造过程,形象再现了先民的生产生活。
  比起大写意的雕塑,回望民勤的160余幅照片,则更是原汁原味的历史,其中,就有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在民勤发掘沙井文化的真实照片。有清末的衙役,民国时期实业县长牛载坤和他推行的水车,当时的街头小吃,老式织布机,土地改革,贫苦农民领到土地证,新中国成立后的新式水车,还有青土湖不同时代的照片等。
  公园对于生态尤其关注,雕塑、照片都以生态为重点,形象生动地展示出民勤生态的变化,从上古时候的谷水大泽,中古的可渔可耕,到明朝成化年间江东弟子开发民勤,过度开垦导致民勤生态恶化。民国时期,本县名士卢生薰大声疾呼《祭风表》,真实再现了沙尘暴的肆虐与危害。
  公园专门设置了水利碑廊,不厌其烦凿刻了民勤的水利图谱。五凉志所载《镇番水例》,明朝崇祯年间县人杨大烈所撰《镇番水利图说》,民国年间县人卢殿元所拟《水利源流说》,民勤的水利历史呈现眼前。清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甘肃巡抚元展成为请昌宁湖地方干旱停试种事奏折,清乾隆七年甘肃布政使徐祀为请免柳林湖等地方屯户借欠钱粮奏折,清乾隆二十七年甘肃布政使吴绍诗为请将柳林湖地方屯田升科事奏折,清乾隆四十三年镇番县民柴彪奏请移民,苍老的奏折反映出民勤开发与水源利用的矛盾。清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铁道判武威九墩沟民与镇番农民控争石羊河水利案,清光绪七年铁道台判武威与民勤两县互控洪水河水源案,因水集体诉讼表明水就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命脉。1963年,武威专员公署关于解决武威民勤永昌三县用水问题的报告,1982年民勤县河井水统一分配方案暨各灌区配水量,政府文件透射出水的紧缺与对策。
  青土湖的缩影自成一章,依原状按比例复制,展现出曾经的青土湖,水草茂盛,碧波荡漾,小船打鱼,水车汲水。对面,高大的雁帛墩,展示出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让人情不自禁,感慨民勤的过去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