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载的绿色坚守——记甘肃太子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护林员王新平

新甘肃·甘肃经济日报记者 薛巍敏 通讯员 柳文斌
  “巡护记录马虎不得,要及时填写,来不得半点虚假。”雨过天晴,紫沟峡的风景格外迷人,在一片云杉、落叶松掩映的院落里,刚巡山回来的王新平顾不上休息,立刻打开智能巡护终端“林务通”,联网,上传数据,伏案填写巡护日志和资源管护日志。
  黝黑的皮肤,头发上、衣服上闪烁着雨珠,鞋上沾着山林间的泥土。朴实的衣着,憨厚的笑容,让人倍感亲切。如今,这已是他在太子山护林基层一线的第36个年头。
  一路护绿前行
  1984年参加工作的王新平当时在太子山林业总场进行槐山子苗圃工作。育苗工作是一项既讲究技术又异常繁重的工作,需要耐心、细心和操心。那时王新平每天和同事们整地、作床、移床、播种、浇水、施肥、除草,一项项工作任务都要赶时间节点完成。
  夏季林区雨水较多,杂草生长快速,和幼苗抢夺养分水分,王新平和同事们冒着高温,头顶烈日,在苗圃地里除草、疏松土壤,为幼苗遮阴。还要时刻提防病虫害对幼苗的侵害,跟着技术员和老同事学习防治技术,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悉心照料幼苗,为造林绿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优质苗木。
  1987年,王新平调到药水林场工作。那时林区周边群众生活贫困,都抱着靠山吃山的观念,频繁进山盗伐林木、驮运薪柴、砍把杖、割扫帚等现象屡禁不绝,对林区森林资源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因此,守护好山林成了头等大事。王新平工作在一线的护林站,和同事们每天都在林区巡山,一个月有二十几天不下山,见到王新平和同事们巡护严密,盗伐林木的人跟他们打起了游击战,晚上进林区盗伐林木。冬日深夜的林区气温能下降到零下十几度甚至零下二十几度,王新平和同事们埋伏在雪地里,寒风吹透棉大衣,冻得人四肢僵硬,但仍然咬牙坚守,直到抓住毁林分子、缴获盗伐林木和盗伐工具为止。
  护林工作繁重而且危险,王新平也曾盘算过调离,但左思右想,他还是决定不放弃、不懈怠,因为在他内心深处,十分珍惜护林员这份职业和对太子山森林资源的热爱。
  造林育林绿满山
  在药水林场工作十年时间转眼过去,1998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国家开始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全面禁止天然林砍伐,而就在这一年,王新平调到紫沟林场紫沟峡护林站工作。
  紫沟峡护林站管护面积达37350亩,毗邻康乐县景古镇与五户乡,林情、社情复杂,那时护林段房屋陈旧,不通电,也没自来水,生活条件特别艰苦。王新平没有怨言,一如既往地牢记自己的职责——守护好山林。
  他把辖区管护面积按林班、小班划分到每个职工身上,制定了具体的巡护制度和巡护线路图,自己主动承担了相对管护难度大的5187亩管护任务,每月坚持巡护20天以上,其他职工看到王站长这么吃苦,也都自觉追随他巡护。
  “刚来时,护林站对面的阴坡天然林遭到严重破坏,林相残败,只稀稀拉拉生长着萌生的山杨和桦树。”王新平说,“一棵树也没有,地全部荒着,没有树木,也没有树苗。”
  从1999年开始,王新平带领职工、群众每年上山造林,20年时间累积造林20000多亩,原来的宜林荒山都造上了云杉、落叶松、油松等针叶树种,披上了绿装,发挥着生态效益。现如今,紫沟峡总面积37350亩中,林地面积37104亩,非林地面积246亩,森林覆盖率66%,是紫沟保护站内林相最好的沟系,特别是保护段对面阴坡的天然林迅速恢复,成为太子山保护区山杨桦木天然样板林。二郎庙古树林得到了有效保护,是保护区现存最珍贵的古树群,也是保护区重点保护的对象。
  在王新平来到之前,这边有苗圃,但没有开展过播种育苗。王新平带领职工开垦建成60亩苗圃地,刻苦钻研育苗知识技术,在技术员的指导下,试验开展播种育苗,育苗工作一茬是3年时间,10年时间开展了3茬播种育苗,共计培育苗木1000多万株。这些苗木除了满足保护站造林外,外销用于道路和荒山绿化,为单位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收益,有力支撑了保护站各项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同绿色一起成长
  偷砍林木的少了,新造的幼树及新育的幼苗长势喜人,却不时遭到牛羊践踏,王新平和同事们几次报告林区派出所进行了处罚,群众虽然交了罚款,但对王新平等护林员的态度大变,数次有组织的对王新平和职工进行围堵,出言辱骂,不让下山。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2004年甘肃省人民政府发出了《关于在全省重点区域实施封山禁牧意见的通知》,让王新平和同事们看到了救星,他带领职工到林缘张贴标语,充当宣讲员,逐家逐户去讲解、宣传。有些群众对他们有抵触情绪,看到他们进门不理不睬,王新平不急不恼,态度诚恳地做工作。
  “国家提出重点林区封山禁牧,提倡圈舍饲养,是为了长远的发展,造福于后代,是为老百姓着想,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经过几年的持续工作和国家一系列生态保护、惠农强农富农政策的落实,群众进辖区放牧问题得到彻底解决。
  王新平亲身经历了太子山由林场到建立保护区、再到晋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历史沿革,看到了保护区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我来到紫沟峡后,保护段(原来的护林站)房屋翻修了三次。这是2016年新建的二层办公楼,包括二郎庙都通水通电通网,这些办公条件和基础设施的改善,是国家对自然保护区的高度重视,现在的工作生活条件是当年不敢想的,是相当‘舒坦’了。”王新平高兴地说。
  新时代对护林员的职责有了新要求,“以前我们主要任务是抓护林任务,现在转向森林资源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监测和保护、造林、防火、禁毒等工作,保护局、保护站就每一项工作和保护段签订了管理目标责任书。”王新平说。
  从18岁参加工作到现在,53岁的王新平三十多年一挥而过,一本本荣誉证书、一座座青山见证了他无悔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