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葱茏话今昔(作者:刘万祥)

 

  这几年,家乡的气候特别湿润,进入农历九月,两三场秋雨过后,秋色下,田里定植的侧柏迎风挺立,像一簇簇身着绿装,持戈而立的武士,巍然壮观地守望着这片土地。
  沟畔上,连片的苜蓿刚刚收割完最后一茬,一小捆一小捆地摞在地里。堆在打麦场或庄前屋后的麦草、苞谷秸秆再也没人烧了。老家地埂边的小路上长满了青青的蒿草,也没人割了。路旁偶尔斜伸出来的葛条,还时不时地会给小车留下划痕。
  车子在缓慢地行驶着。突然,女儿指着前方对我说,“爸爸,快看,好漂亮的风景啊”。透过车窗玻璃,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梁峁和块状梯田上,一颗颗排列整齐的油松、杏树、山桃等树木,它们茂密的叶子,或绿,或黄,或红,迎风招展。密密麻麻的杂草懒洋洋地铺满漫山遍野,充满勃勃生机。山坳里红瓦青砖里飘出的袅袅炊烟,渐渐消失在天边。不时还有以往难觅踪影的野兔,松鼠从车前惊过。娇俏的花喜鹊在高架电线杆上停歇,忽而展翅低飞,寻觅食物……
  一幅恬静幽雅的田园世界,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涌动。这一刻,我用力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和气味,真切地感受这片土地的味道。
  在镇原这块神奇的黄土地上,现如今晨雾氤氲,田野如茵,灌木丛生,过去干涸裸露的黄土已经复活,满山满洼生长着连翘,柠条,苜蓿,杏树,山桃,沙棘,金叶榆,红叶李,金叶复叶槭,刺槐,油松和側柏,草深林峁,一片葱茏,野兔子跳,小虫子鸣,山雀在林中歌唱,肥嘟嘟的野鸡嘎喇喇尖叫着从草丛里奋力飞到了对面的灌木丛中……
  曾几何时,家乡植被稀少,黄土裸露,干旱少雨,祖祖辈辈生活非常贫困。记得小时候,影响最深的便是每天放学后,我们这群“小游击队员”的主要任务就是背上背兜去拾柴,山大沟深,到处光秃秃,为了打满一背兜柴,不得不费好大功夫,下到沟渠拾树叶,爬到崖坡上挖老酸刺,跳到塌窑圈里铲松蒿。有时贪玩的我拾不上柴,怕回家母亲骂了还做假,就在家里老地坑院门前,爬上爷爷亲手植的几颗扬柳和核桃树、折枝倒杆,再胡乱罩一层柴草背到场院里。在那个特殊年代,连烧火做饭用的草根树皮都成了稀缺物资。特别是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每个周末,姐姐带领我和弟弟寻找长过野草的地方,齐心协力,像推土机一样,把地上的草胡子,燎眉蒿,冰草连根铲下来,抖尽土疙瘩。背回家晒干了做饭烧火和煨炕。
  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生态环境的恶化已成为制约当地经济发展主要障碍,长期以来,家乡的父老乡亲住的破窑洞,吃的回销粮,穿的烂衣裳。
  “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舂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县上在调查研究,分析县情的基础上,发出了拍卖三荒地,封山禁牧,开展种草种树,建设绿色生命线的号召。以小流域和山系为单元,打破行政界限,集中连片,走上了山、水、田、林、路、统一规划,沟、坡、梁、峁、塬综合治理的路子,开启了修复生态,脱贫致富的序幕。
  “防治水土流失,再造生命线”,镇原人民用爱和生命改变着家乡的面貌。梁峁荒坡,实行工程整地,造林种草;坡耕地优先通畅生产路,连片俢建水平梯田;主沟道打骨干坝拦水淤泥,支毛沟打谷坊;庄前屋后营造经济林,打水窖、修涝池。多少个白天黑夜,多少次风吹日晒,家乡人吼着秦腔乱弹,依托世行和蒲河项目,三北和天保工程,顶着酷暑严寒,硬是靠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用铁锨,水桶,架子车,推土机这样的工具,绿化了一座座山,治住了一道道沟,描绘出了一幅幅治山治水的美丽画卷。特别总结出了“山顶植树造林戴帽子,山坡退耕种草缠带子,山腰兴修梯田系带子,沟底打坝畜水穿靴子,山下覆膜建棚抓票子”的五子登科经验。从某种意义是陇东扶贫的精彩开篇,也是全县人民的脱贫致富奔小康中最生动的故事传奇,最能体现老区精神。
  三十年的坚持,三十年的苦干,昔日满目苍凉,山秃地瘠,生态脆弱的镇原,如今身披绿装,满目葱笼。屯字,孟坝,平泉,临泾四大塬上果树连成绿海,变成了孕育希望的“绿色银行”。洪河,茹河,蒲河流域两岸的荒山秃岭已是林荫蔽日,蜂蝶飞舞,满目葱笼,一道山峁一个影,一根鞭子一个人放牧赶羊群的画面成为了历史的记忆。舂夏之际爬上山坡沟梁,柠条和连翘绽放金黄的花蕊,苜蓿地里开满紫色小花,这儿一簇那儿一片的无名野花姿意疯长,野草的苦味和野花的芳稥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本世纪初国家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以来,家乡的绿色气息充满着生机勃勃的青春,驶入了快车道。在这场战天斗地改善生态环境中,本着“科学巧绘新山川,一届接着一届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咬住青山不放松”的精神,生活在这里人们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极极性,突出重点,合理布局,全民总动员,男女老少齐上阵,按照“一把尺子,一个标准”整水平台,挖鱼鳞坑,浇保墒水,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栽活着每一颗树,用勤劳的双手装扮自己的家园,让破衫破衣的镇原大地穿上了翠绿的长裙子。全县完成了退耕还林面积78.6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了14.05%。退出了一片新天地。退出了一幅绿色写意图。
  2013年,“再造一个子午岭”战役打响后,县上确立了“大地增绿,农民增收”的生态立县战略目标,建立健全了生态建设奖励机制,积极探索政府主导为主,支持和鼓励符合条件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林场,林业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参与承担造林绿化重点工程项目,实现国土绿化的多轮驱动,为家乡增绿致富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图画。广大林草建设者矢志不渝,“英雄披甲再出发”,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为实现山川满“塬”舂,用满腔的热情和辛勤的汗水改写着家乡的明天。如今的镇原辖境,从县北殷家城李原子到甘宁交汇的三岔镇老爷山,从庆平交界的潘扬涧到风景秀峻的原峰山,从三季鲜花、四季常青的北石窟驿到神奇鬼斧的太阳、白马、翟池三池。无论站在那个山头俯瞰,翠绿的林草缠绕山腰,一望无际地绿色餔到了天边。沿着镇北公路新建的“绿色廊道”向东前行,眼前一排排新栽的金叶复叶槭,白蜡,香花槐株行距整齐规正,错落有致,与两侧山坡上油松、侧柏、云杉、花灌木构筑成一道道乔灌草相互交错的绿色画卷,成为黄土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驻足在县城南边段家山的古烽火台上,抬头望去,四面山上郁郁葱葱;坡间,一座座新建的砖瓦房在果树下时隐时现,梯田地里洋芋,南瓜和苞谷蓬蓬勃勃;脚底削山新建的“惠达家园”搬迁安置点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阵一阵清凉的微风令人心旷神怡。
  耕耘与收获齐聚,汗水与成果并存。全县林草果多元化经济实现了双赢,加快了农村奔小康的步伐。生态环境的改善,过去“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变成“保水,保土、保肥”的“三保田”。涌现出了海越、北国春、巨力、文冠果等一批“林家铺子”龙头企业。“甘旭”“浄富”苹果搭上专列发往北京,广州,上海等地,远销俄罗斯。油用牡丹、樱桃,葡萄、花椒、核桃等多元特色经济初见规模。大面积种植的紫花苜蓿为“千家槽头牛羊壮”提供了“活期存折”。开边的梅花鹿、郭原,屯字、临泾、潘杨涧的肉鸡,平泉、新城,武沟的养兔,也已形成气候,许许多多的贫困户依靠这些产业实现了脱贫致富。一大批鲜花盛开,游人如织,带有地方特色和风味的“农家乐”,“避暑山庄”,“生态园”等旅游休闲场所人气旺,活力足,盛开在田野,成了“当家宝”。
  秋色深处是故乡,在东汉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王符隐居的“潜夫山”山顶,湛蓝的的天空下,漫山遍野的侧柏,落叶松,郁郁苍苍,傲然屹立,“遙指南山景色幽,前人田土后人收”用它的绿叶和年轮向人们述说着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如果手植千年古柏的王符再世,一定会惊叹,昔日裸露的黄土地擎起了绿色的丰收—— 一个绿满山川,鮮果飘香,秀美富庶的新镇原正从黄土高原上大步走来。
  回忆走过的历程,有感动的情怀,有精彩的瞬间,一桩桩往事历历在目,影响着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