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作者:刘春霞)

 

【短篇小说】

  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

  “咱们的山坡终于是青色的了,咱们的水也终于是绿色的了。真美啊!没想到我都这把老骨头了,还能在有生之年实现当年的愿望。”刘大爷一边感慨一边拿草帽扇着脸上的火热,他望着眼前厚了再厚的植被,认认真真地环视了一圈,最后选了一处不太浓密的草丛坐了下来。
  “爷爷,水为什么是绿色的呀?”刘大爷身边的小孙女不解地问着。
  “因为咱们的山坡是青绿色的,咱们的村庄周围都是青绿色的。你看,那满山遍野都是绿的颜色,绿色越多,就说明咱们村的绿花建设越好,环保越好,那咱们的河水自然就是很清澈、很干净的呀。所以,那些绿的过了火的颜色倒映在水中,水就是绿色的了!”刘大爷饶有兴致地回复着小孙女的问话。
  “爷爷,那您的愿望是什么啊?”小孙女又问。
  刘大爷回复小孙女说:“我当年的愿望就是在这个山坡上,在村子周围栽植很多很多的树木,让水土不再流失,让生态资源越来越丰富,让附近的人们不再觉得咱们的村子穷得光秃秃。”
  “爷爷,我们的山坡以前也是这么绿吗?”
  “爷爷,我们的村子里以前有没有这些高大的树木与果园啊?”
  “爷爷,这些树木都是谁栽种的啊?”
  刘大爷瞅着小孙女充满好奇的眼神,听她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刘大爷就乐呵呵笑了,笑着笑着,他的表情突然就变得复杂了起来,他想到了三十年前,他想到了自己当村支书搞绿化时的那些个穷山恶水的日子。
  刘大爷说:“现在的绿花搞得真好啊,尤其近些年,国家和政府部门对绿化建设高度重视,林业和草原植被飞速发展起来了。可不像我们那会搞绿化那么困难,那些年月的日子可真不如意啊,植树造林可就是难上加难的事了。”
  “爷爷,您那时候也像现在一样栽树和爱树吗?”刘大爷的孙女接着问。
  “是啊,咋能不爱树呢?咋能呢?”刘大爷回应着孙女的问题,眼神却向远处望去。
  “如果不是栽了那么多树,估计这村上打光棍的人多着哩。”刘大爷不知道他这话是说给自己的还是说给一旁的孙女的。
  刘大爷自顾自地说着,一阵风吹来,一个刹那间,他仿佛重回到了那个植树造林的年月里,他眼里有贫困岁月里深藏的不易,也有一抹一抹的希冀流经,眸子里忽闪过的亮光像是那些年月里光阴浓缩的聚焦。
  三十年前,刘大爷所在的刘家庄真所谓是山穷水尽,村子就居于高山之上。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即便是隶耕着的日子,还是要靠天吃饭,仿佛人的命运从来都像是上天决定的事,谁也不能左右一般。就连栽树,也是要看天。
  刘大爷说,他一开始有了要栽树造林的想法,源于村上的几个没有说成的亲事。
  记得有一年,村上媒婆给村里说几个亲事,都不成。不是嫌在高山上路不好,交通不便,就是嫌村里看起来光秃秃,只有一个个的山头,却没有任何的生机,一幅荒凉的模样,有人说,村上穷得连几棵树都没有,还能好到哪里去。
  为此,刘大爷很是揪心,他想着本来就贫穷的山村,如果再那般荒凉下去,还有谁愿意嫁到他们村呢?如是那般,岂不是要有更多的人要打光棍了嘛。
就是那年,刘大爷有了下决心栽树的想法,他如是说,也如是做。
  刘大爷说,村子里栽的第一片洋槐树林就是他当村支书那年发动群众栽种的。他说一开始他和几个村干部商议栽树的事,有人也是投反对票的,一是觉得没有树木来源,二是认为高山之上祖祖辈辈多少年了都没有栽出像样的树林,再栽,估计栽活的希望也不大。可刘大爷不赞同那样的说法,他坚持栽树,造林。他说:“我就不信我们的村子里栽不活树,我就不信我们高山上的人们就一定会这么贫穷下去。”
  有人问刘大爷:“树苗来源怎么办”
  刘大爷说:“我们自己想办法。”
  “自己想办法吗?怎么想?去偷还是去抢?我们可没有钱买的呀!”
  “就是呀,没有钱,还怎么能弄来树苗?”
  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为树苗的来源问题犯愁。
  刘大爷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不偷也不抢,我们去把山野里稀稀拉拉自生的小苗子移过来,移到咱们村,我们年年栽,我就不信栽不活,我就不信咱们的村子会一直这么荒凉下去。”
  刘大爷此话一出,有人看他决心非常坚定,也就不再坚持各自的意见了。最后,经过商议,做了群众的思想工作,刘大爷和村委会成员带上村里的壮年,步行许多里的山路,经过茆茆梁梁、沟沟壑壑,在一个又一个的山沟里、河岸边,将一株株自生自灭的洋槐树苗带了回来。小树苗一到村里,刘大爷就发动群众立马栽植,村子里即刻就有了绿色的希望。
经过社员们的栽种,浇水,精心照料,没想到树苗成活率还是可观的。
  村子里猛然就有了别样的风景,虽说树苗不算多,可毕竟证明了刘大爷所在的刘家庄这个村子是可以栽活树的,也证明了居于高山上的村子不会一直都是光秃秃,更证明了人穷志不穷,努力就有希望的道理。
  自打有了初步的造林理念,村上栽了洋槐树苗后,村民们对此都十分的爱护和重视。遇上干旱的天气时,人们的饮水都成问题,可大家伙依然起早贪黑,四处找寻水源,来浇灌辛辛苦苦栽植的一片来之不易的林木。
  在刘大爷和村委会的细心管理下,两年后,树苗长势大好,已然有了幼林的样子。这对于刘大爷和村上所有的人来说,可是最欣慰的事。
  自打栽树后,刘大爷常常会独自一人来到村后面的树林里,看着已经和他一般高的小树,他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他是那么的开心,又是那么的激动,合不拢嘴的他看看这棵,瞅瞅那棵,又摸摸那株,看着看着就笑了,仿佛那是他一生里笑得最美的时光。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几年后,那些来自各个山头的刺槐已成型,它们扎根于刘家庄坚硬的土壤里,枝摇日月,叶拍苍天,已经有了刘家庄山梁的风骨。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太阳把第一缕光束打在刘家庄的上空时,村子就被照得幽深幽深的,村子后面的槐树林也是幽深幽深的。山高风大,哗啦啦的大风吹过山头,吹过村子中央,吹过刘大爷的心脏,一切,仿佛就有了不一样的写意。
  故事,总像是随风而来一般。
  刘大爷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站了起来,望着远处,望着视线里那一片大树林,好像猛然想起了什么事一样,接着他又咬了咬嘴唇,叹息一声,坐了下来,眼眶里有亮晃晃的东西溢出,滚落。
  “爷爷,您怎么了?”一旁的小孙女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刘大爷用衣袖擦了擦眼角。
  “爷爷,您哭了吗?”小孙女又问。
  “没有的事,爷爷眼里进了沙子。”刘大爷一边回着小孙女的话,一边转身。
  “爷爷,那我帮您吹吹,吹吹就不难受了。”小孙女对着刘大爷的眼角认真的吹了起来。
  “好了,好了,爷爷的眼睛好了。”刘大爷说着就起身了,躲开了孙女的目光,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刘大爷想到了刚造林那会,那时是真的常常有沙子进眼,而他的老伴就是和此刻他的小孙女一样,给他同样认真地吹着眼睛的。然,今天,看到小孙女为他吹眼睛的模样,他不由得就想起了老伴,想起了更多的事,想起了那些每每走进树林就疼着的事。
  二十年前,刘大爷带领村上群众造林的事正值火热阶段。经常一干就是一天,中午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看着整日疲惫的大伙,刘大爷的老伴可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默默无闻总会在大家回不去的中午送水送饭,她说刘大爷视树林为宝贝,她作为家人也该尽一份职责。一天,她在送水途中不慎坠入悬崖,摔着了大脑,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几年后,刘大爷的老伴永远的离开了,准确地说,是因刘家庄的造林事业而献身的。
  刘大爷说,他自己半辈子的心力都用在造林搞绿化的事体上了,就连老伴的命也为了造林搭进去了,他只有栽很多很多的树,造很大很大的林子,才能对得起老伴的在天之灵。
  多年过去了,刘大爷老了,当年栽在后山坡的槐树林也老了,一茬又一茬的林子在刘家庄高高挺立,村落就被掩映在厚重的绿色里,谁也不曾想到当年山穷水尽的刘家庄竟会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蓝的天空,白的云朵,绿的山坡,黄的野花,厚的植被,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美。
  刘大爷常常坐在山坡上,望着远处,望着那满山的绿色,他眼里就有了满满的知足,那种知足可是他渴望了大半生的愿望啊。
栽树,造林,爱护树木,刘大爷从不曾怠慢,尽管他已上了年岁,可他依然那么热爱。
  刘大爷热衷于造林的事迹在林业部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后来,林业局招聘护林人员,刘大爷由村委会推荐,聘用为秦州林业局秦岭林业站护林员,为此,刘大爷可高兴坏了,他逢人就说:“我的愿望都实现了,树越栽越多了,绿花越来越好了。”
  时过境迁,刘家庄的绿花建设从三十年前光秃秃的山头到如今葱茏的枝桠突兀了山梁的雄伟,刘大爷和村上所有的人都是最好的见证者。
  三十年后的今天,刘大爷和村子里六十来户人家所坐落的新村落,是因那年5.12大地震后山体滑坡,政府为他们村修建了新农村,他们才整体搬迁至现在的平川里,从此过上了出门就看得见山,看得清河流的诗情画意般的生活。
  刘大爷说,一开始,刘家庄所有的群众都不愿意离开故土,他们封建、执拗,就连他自己也是犹豫了好一阵子的。他那时候最舍不得的是他亲自栽下的那一片树木,那一棵棵都像是他的孩子一般,只要他一有空就要去林子里瞧瞧、看看。他说他虽然不愿意搬迁,可当了好多年村干部的他,对于政府部门决定的事,还是能理解和响应的,最后,在政府和村委会的极力劝导下,刘大爷和村上所有的群众才一并搬到了新农村。然而,住在山青水绿的新农村的刘大爷,他依然没有忘记他曾经的誓言与职责,他说:“我要栽树,我要护林,我要栽一辈子的树,我也要护一辈子的林。”
  常常,刘大爷拿着一把铁锹,过河后再步行四五里的山路,会去他的老村子里看看,看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园;看他带领群众挖开的一条条山路;看他带着村上的壮年奔走了许多个山头找寻回来的树苗;看他栽种的一片繁茂的树林。
  “刘大爷,您老又要上山去啊?”有人问刘大爷。
  “是的啊,我去看看,看看新栽的树苗地里有没有杂草,看看有没有被牛羊践踏。”刘大爷一边回着话一边侍弄着的他手中的铁锹,头也不回地直奔山坡而去。
  “刘大爷,等等我,我和您一起上山。”村支书加快脚步追上了刘大爷。
  “你也上山啊?”刘大爷问。
  村支书回复刘大爷说:“是的啊,自打全国认真践行习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以来,我市区及林业部门为了积极推进林草事业高质量发展,加快绿花推进,持续加强资源保护。林草局和政府决定要在我们这一带选择适宜的地点,栽植牡丹、月季、花椒等树种,我想先去山上看看那些荒着的地,做一下前期准备工作。”
  “那好啊,那真是太好了,要真是这样的话,咱们这里可不就成了旅游景点了嘛。”刘大爷激动地说着。
  “没错,政府和林业部门就是要在咱们这里搞更多、更大的生态建设,让更多的人们来咱们这里观光旅游,以便于带动我们的经济发展。”村支书给刘大爷兴高采烈地讲述起了省市的生态规划……。
  几年后,刘家庄和许多个与刘家庄一样的村子里都栽上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绿花建设不断提升。
  林草的高质量发展不仅让曾经贫困的山村成为了旅游景点,还带动了农村的经济发展。
  “真不可思议啊?我十年前来这里时还是另一番模样,如今已然全都大变了样,没想到变化竟然这么大。”几个在花丛里拍照的游客惊叹地议论着。
  刘大爷站在一片开得正艳的牡丹花前望着湛蓝的天空,感慨地说:“要不是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林草和生态建设,要不是咱们省市区如此追求林草的高质量发展,咱们的家乡不会这么快就成为‘绿水青山’的模样,我的‘造林梦’也不会这么快就能实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