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一角——记我的护林经历(作者:李世翠)

  外婆家住在昌岭山脚下,小时候每当夏天,我们姐妹俩都会去外婆家,一边帮他们拾麦穗,一边抽空跟着表姐去昌岭山上捡蘑菇(用捡是因为它太多了)、采山丹花、挖野菜……到了每年“六月六”庙会,还要跟着大潮流去游玩。那时候极度的向往每年的这些时光!因为它充满了阳光、快乐,用五颜六色的梦想填满了我纯真的童年!
  后来上学后,去的次数就渐渐少了!
  重要的是,怎么也没想到,转了几个圈,1997年7月我又回到了昌岭山,准确的说是到昌岭山工作,成了昌岭山地地道道的一名光荣的护林人员!
  我的护林员时光虽然不是很长,几年时间,可在这段时间里护林生活给我留下了太多的故事和回忆。
  每天清晨,当第一缕晨光洒满窗户时,我被这山里充满松脂味的清风唤醒,外面的天色依旧昏暗,不安分的鸟类已经开始拍翅蠢蠢欲动。
  我开始起身开灯,小心翼翼怕惊扰到地板上正在熟睡的小花猫,穿好衣服,带上水壶和干粮,准备一天的巡程。我们一行的人员有四、五个人,还要带上我们的小伙伴狗狗。树影交织在初生的朝霞下,随风舞动,清凉的山风带来泥土清香,晶莹的露珠被阳光紧紧地拥抱在怀里,如一颗琥珀般透明闪闪发亮。
  鸟儿在树梢唱着古老的歌谣,一阵清风吹来,树叶间摩擦的沙沙声便打破一天的宁静开始喧哗!我们沿着小路离开小屋,开始一天巡护工作。
  我们是护林员,整个森林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世界。
  太阳升起来时,我们已爬到山顶,我们的狗狗林林正不停地大口喘气,吐着长长的舌头,摇摆着上翘的尾巴,欢快地转来转去。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忘了这里有多久了,每一片森林,每一只动物,每一朵花,每一次呼吸,都雷打不动的和我们一样地进行着作息时间,春去秋来,四季轮回,展现着它们四季的风采。
  每过那么几天,松林总会给我们不同的惊喜,成群的岩羊、野鸡、野兔时不时的在我们眼前晃悠,它们好像懂得我们的那份喜悦和情怀,好像在欢迎我们的到来;成簇的马莲花、龙胆草、羊胡子花漫山遍野。同样的山林却总能给人带来不同的惊喜。水壶里的水,早已喝完了,不怕,到了沟底有的是小溪,随便蹲下身来,让你喝个够,因为那是松根水,所以无论春夏秋冬,你随便喝,它也不会给你带来伤害,相反的还能调理你的肠胃。每年“六月六”庙会人山人海,大多数人回去时都要装上那么几瓶水,如数家珍一样的保存着,带回家去让家人尝尝,因为他们都是不远千里来的游客(蒙古、宁夏等外省的人群),这些都是曾经。因为随着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治理,昌岭山“六月六”庙会已早已取消,县政府下了通告(古政通字〔2017〕5号):从2017年起,禁止在昌岭山核心区及缓冲区内举办庙会及各种形式的群众集会。任何人员不得在林区内从事封建迷信、摆摊设点、旅游集会、野外用火等活动。
  到了冬天巡山的时候,我们再不带水壶,因为我们有天然的水源,那就是积雪,一路走,一路随便抓一捧雪,大口吞吃,清爽可口,孜孜不倦地就这样度过每一个春秋和冬夏!
许多时候许多事物就是如此,你只要发现它,寻找它,它就会展现出不一样的色彩和惊喜,重复是次要的,能不能适应这种重复和融合才是最关键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当你抬头仰望天空时,天空呈现出它诱人的浅蓝色,就那么一方天空,你必须珍惜,因为我们被松林包围着,看到的天只是松林树冠以上的那片天空,那片唯独我们才能拥有的天空!休息的时候,看鸟儿在云端穿梭。不要指望天空会给你什么答案,它只会告诉你,这个世界是广阔无垠的,天外还有天,心放宽了,你的世界也就宽了。生活可以如云朵般一样变幻,而心却像天空一样,永远清澈、永远湛蓝、永远的无边无际。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我喜欢画画,有时候下山回来,就坐在房间里,用我奇思妙想的幻觉随便画我想画的故事;喜欢剪贴,每次上山都要采摘几片不同的树叶或者花朵,回来后贴在白色笔记本上,再写上一段心仪的文字,把它静静地珍藏……因为每一片叶子都有我满满的情愫;还喜欢写作,每天晚上都要把一天的故事柔和起来,悄悄的封存,那里有我美好的回忆,因为在这里我也收获了一份爱情!就是用这笔尖终端描述生活,描述对大自然的热爱,描述对这片松林的情怀……每一篇文字里都有泥土的味道、有松脂的味道、有野草的味道、还有情愫的味道!
  黄昏时,西落的太阳会将天边的云朵变为美丽的剪影,更多图画会在你眼前展现,虽然只是稍纵即逝,但它们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是那么的美好,多彩,惊艳!小山村里青色的炊烟在落日的黄昏中格外显眼,直冲天际。
我心底四季如春,依旧乐此不疲地画啊、贴啊、写啊。
  当然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那就是和辖区周边的村民们打交道,真真的不好沟通,他们一辈子生活在大山里,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对我们宣传的内容——半信半疑,对我们讲解的道理——闻而不听。最刻骨铭心的记忆莫过于九十年代末,有一次,大沟护林站人员和附近村民发生冲突,他们不但不讲道理,全村大多数村民还联合起来,殴打护林人员,护林人员怕他们人多势众,东躲西藏,就这样还是有一个护林员被打伤,他们还不罢休,晚十点多钟,他们发动几乎全村人员开着好几辆三轮车,拉着男女老少,到龙沟滩保护站来闹事……我们在龙沟滩护林站和保护站人员在一起,所以也在现场,他们来之前,有个护林员逃脱后,从捷路跑回来告诉保护站的值班人员,所以我们老早就把大铁门锁上,才免去一场不可预测的灾难,保护站里上班的人本来就不多,除去请假的,包括领导剩下四、五个人。我和丽在房间里吓的瑟瑟发抖,房门紧锁,窗帘紧拉,只在窗帘缝隙边看外面的动静……
我的天,他们还拉来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坐在大门口……
那时候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为了人身安全,领导派一位体壮的护林员,悄悄从东边矮墙处出去求助裴家营派出所,因保护站在山脚边,信号也不行,唯一的电话也失去了它应有的职责……
等待、等待,艰难的等待……我们怕两位老人经不住折腾闹出病来,从铁门缝里给塞了坐垫、馒头、开水,让他们取取暖,补补体力……
约莫两个小时,救援人员才来到,派出所民警来又苦苦的劝说,讲理,才将两位老人先送回了家,双方又僵持了近一个多小时,才罢休……突突突,三轮车终于发动带着村民回家了,我们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满身的汗水,口干舌燥,这才想起来喝口水,突然感觉就像在演电影一样播放着惊险的故事……
每一次给朋友们讲这个故事,我都感到心有余悸:缺乏知识让村民们失去应有的理智,沟通方式把我们带到被动状态。学会忍耐,学会宽容,学习交流。随着时间的推移,护林人员不断的学习,慢慢地我们和保护周围的村民也成了要好的朋友,我们的巡护工作相对也轻松了许多,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回想这些,也许在众多的林业人眼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但于我却是成长中一次经历、经验、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