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作者:刘雪玲)

 

  在层林浸染的小陇山林区深处,山山岭岭斑驳陆离,层林尽染。一片翠绿、一片金黄、一片嫣红……宛如一幅匠心独运的彩色画卷。
  这片森林有一位守护者,再有两年就该退休了。
  最近几天,他精神恍惚,夜晚也失眠了,天微亮,他就起床,穿上红马甲,拿上干粮和水进山巡查。伴随着脚步声、溪流声,还有那林中的鸟鸣声,他不停地走着,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便坐在独木桥上休息。
  他叫宋富贵,是一名护林员,黝黑中泛黄的脸颊上,浓黑的眉毛紧紧攥在一起,拿出香烟,抬头望了一眼山上,叹了一口气又装回了口袋里,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有心事。
  “爸,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报考我省的事业单位填的是小陇山林业实验局,以后咱们就是同行了。”
  老宋前几日回家休假,一进家门,儿子第一句话就让他愣住了,他心想儿子现在的事业很成功了,怎么想着转行当护林员了。这要是搁以前,儿子就是磨破嘴皮子,再加上九头牛都拉不回呀,怎么就突然……
  老宋诧异地瞅着儿子,看着儿子那清澈明亮的眼睛。
  “以后咱爷俩就是同行了,以后我罩着你。”儿子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像遭了雷击似的,整个人都懵了。
  片刻他清醒过来吼道:“什么?你个浑小子,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你不知道没出息,没本事的人才进林场吗!”
  老宋愣怔片刻,他猛然想起,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呀?原来,这是自己要进林场上班时父亲吼的一句话,现在自己怎么又对儿子吼了出来。
  儿子看见老宋生气了,逃一般地离开了家,老宋一生气,也回了山里上班了。
  忽然他觉着小腿疼,原来是一只牛虻叮咬了他,他拍掉牛虻,摸着既疼又痒的小腿,又陷入了沉思。
  这几天,他实在想不通。儿子在上海打工,一个月挣自己大半年的工资。一个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当护林员,你脑袋不是被驴给踢了吗?自己扎根林区将近四十年,不懈坚守最大的慰藉就是儿子,儿子也是他的骄傲。
  宋富贵已故的父亲是小陇山建局以来最早的一批林业工人。老宋的父亲在党川包家沟趴雪地、睡草窝,在人际罕至,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巡护穿梭,也在深山里住着茅屋、喝过山涧里的溪水、啃着土豆、人背马驮地将一根根木料送到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工地。后来他们上山粱、入沟壑,荒山植树生生不息。
  宋富贵二十岁从小陇山林校中专毕业后就进了林场,在他三十八 的工龄中,他当过检尺员、护林员、大灶管理员、开过场里的双排货车,参于过林场几百平方公里的林班的界定和小班的划分,参加过森林资源清查和种质资源调查。也同样林业工人的职业病他一样也没落下,一到天阴下雨就全身骨头到处都疼,钻心地疼。
  这也让宋富贵回想起儿时的岁月,父亲是长期缺席的。父亲似乎只是个影子,只存在于母亲的念叨中,飘在岁月的风中。上班后宋富贵和父亲很少见面。父亲因为腿关节严重肿胀变形,退休后只能坐在轮椅上靠老伴照顾生活。宋富贵经常和父亲说几句话,他就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在年幼的宋富贵心里对父亲是怨恨的,因为农村火伴们常说他是没爸的孩子,在青春期叛逆的时候,因打架和淘学曾被父亲狠狠地抽过柳条。前几年,由于受到商品大潮的影响,单位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一天到晚去干翻山越岭又工资微薄的林场工作。有的下海做生意了,更多的办了停薪留职。可宋富贵的内心里感觉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的父亲在林场工作了四十四年,老父亲的林业情怀,是坚决不会答应他离开林业这个行业的。
  到了三十岁时,宋富贵知道他必须成家了。他一米八的个子,五官很周正。但从当林业工人开始,一年出不了几回山,他又不爱说话,在林区生活时间久了,接触的人很有限,他变得更加木讷了。见了女孩子就更不知道怎样说话了,大家介绍过不少对象,都因各种原因告吹了,最多的原因是女方说见不到他谈啥对象。快三十二岁时,宋富贵作梦都想不到,他巡山护林常路过的小村子里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不愿意远嫁,喜欢上老实可靠的他了。结婚后小两口子恩爱的让周围所有人都羡慕。一年后可爱的儿子出生了,生活过的真心比蜜都甜,周围的人都说,老宋成天笑眯眯的,巡山时常听到他的歌声。好日子过的可真快,转眼儿子该上幼儿园了。可被层层大山阻隔的林区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了,道路不畅,信息闭塞,教育基础薄弱。他在分路口黑王村租了一大间土胚房,院子里有简易厕所,租金每月两百元,孩子进了小陇山子弟学校上学。媳妇出山陪读,宋富贵一个人在山里工作。后来饱受病痛折磨的老父亲去世了,他不忍年迈的老母亲一个人住在农村老家,瞅着父亲的遗像过日子,他最终说服母亲并把她接回城里。后来因老母亲放不下老家的房子成天惦记着,他又卖掉了老家的土房子,在小陇山家属院买了一套二手楼房,刷了白,搬了几件旧家具就住进去了。搬家时全家都高兴极了,老母亲对儿子说:“我们是城里人了”,此刻宋富贵心里非常高兴。
  作为林业工人,宋富贵常年工作和生活在山里,他也错过了儿子的成长,他没有接送过几次儿子上下学,更没有几次辅导过儿子的功课。可儿子长的很好,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学习优秀,顺利考上名校。儿子很出色,毕业后三年不到,他便成为了公司部门主管,事业风生水起。去年春节儿子领漂亮的女朋友回来,邻居都很羡慕。可老两口在儿子返程后却发愁得接连几晚上睡不着觉,老宋干了三十八年林业工作,除了现在住的一套房子外,几乎再无积蓄。可要买上海的一套房子,每平方均价三四万,靠儿子多少年才能凑够首付,更不要说儿子要当一辈子房奴。可儿子安慰他们,自己先租房住,要不了几年,他和对象两人就凑够首付了,这才过了不到一年时间儿子怎么突然要回家乡工作了,这孩子怎么想一出就是一出啊。
  儿子参加了事业单位招考,很快到林场参加工作了,老宋觉得自己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更有不知情的人笑话说:老宋儿子在大城市混不下去了才进林场了,念那么多书有啥用啊。因高血压不敢喝酒的老宋那晚喝得酩酊大醉,回家时他看见儿子一直黒着脸沉默不语。后来儿子一次次和父亲谈心,说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回家乡工作,也能兼顾父母,你们养我小,我养你们老。那一刻,老宋眼角湿润了。
  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树林里小鸟喳喳叫着回巣了。老宋摸着酸疼的腰蹒跚在林区的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