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你的手(作者:王福菊)

 

  从事林业宣传工作的十年间,与很多人握过手,而我要讲的故事与森林有关,与三位务林人的手有关。

  一双粗糙苍劲的手——罗顺昌
  故事中,我握住的第一双手,是一双粗糙苍劲的手,这双手,经历了洮河林区艰苦创业,见证了森工时期曾经带给林区的经济繁荣及采伐过后的满目疮痍……
   岁月如梭,似水流年,退休快三十年的老党员罗顺昌,俗称“林一代”,提起那段难忘的森工情怀,颇为感叹。初上洮河林区卡车林场拉力沟工段,一群来自四川、河南、陕西的年轻人,组成了一个欢乐的集体,看着房前一片苍翠的松林,房后是绵延而去的草山,旁边一条清溪川流而过,林区的夏季无与伦比,在漫长难捱的冬季,住在地窝子里,没电缺水,遇上雨雪天,阴冷潮湿,夜晚相互取暖过冬。
  年轻的时候无论生活是多么的艰难困苦,多的是欢乐,少的是忧愁。清晨,汽车的喇叭声在叉路口高声鸣叫,那是出工的号令。大家蜂拥而上,一古脑儿坐进车厢,向目的地奔去。
  虽说采伐工作是项体力活,实际上更注重伐木工手、眼、心、耳的无间配合,来不得丝毫疏忽和大意。对于第一次采伐,毫无经验的罗顺昌,便在伐桩开口时失斧砍伤了脚面,尽管伤口不太严重,着实让同伴们吓出一身冷汗。那天,同来的一名工人,由于砍伐方法不对,一棵大树像鬼魅一般闪着绿影,树身顺滑着光洁的地皮像蛟蛇出洞,如猛虎下山般飞串而下,那名工人则被留在尾部横扫而来的松树枝卷裹着在离开地面后翻了几个身向下飞去,眼前的一幕,让在场的人心里惊颤,大脑则一片空白,随之而来的是“完了!完了!”当大家蜂拥而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事发地时,那名工人翻坐在地窝子里,用懵懵懂懂的眼神看着惊慌失措的同伴,像做恶梦般的揉着双眼,啊!竟然毫发无损!即吃惊又甚感侥幸,那是地窝子里绵软的苔藓心慈面软,救了一命。
  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流过。一天天,一年年,一团团带有生命气息的木屑随着汗水四溅飞落,一棵棵旺盛的生命之树在麻木的斧锯声中轰然倒地,遗留下大大小小白色的树桩,正将那些曾经的辉煌悄悄抹去。伐木砍枝、山楞装车,枯燥而简单,一眼望去,诺大的一片林子前,顺着沟口堆满了白花花的木材,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反光,楞场旁边,一辆辆装运木材的大卡车焦急的等候着。撘爬杠、栓滚绳、打翰杆、拉小绳,在一声紧似一声地口号中,最后刹了紧线器,放上枕杠、绑好压杠,一车车木材由水路至陆路运送到祖国的四面八方,支援城市建设。 
  森工采伐是艰辛的,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从1958年到1998年,在半个多世纪的森工采伐生产经营过程中,一代代洮河林业人在这样一片零星残败的、林农牧矛盾十分突出的、群众性盗伐盗运屡禁不止的林区中,累计为国家和社会提供大量的优质商品木材,为城市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每每谈及此事,步入耄耋之年的罗顺昌老人用粗糙的手,抹着泪眼,记忆深处,这双手,扛过斧、伐过木、砍过树,但是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有生之年亲手多栽植几棵云杉树苗,留作纪念,以弥补心中的遗憾。

  一双僵硬变形的手——郑丁绪
  2017年的初夏,我爬上海拔3700米的禾驼寺瞭望哨,当极度疲惫的我握住瞭望员郑丁绪,一位普通的“林二代”的手时,我瞬间被震撼了。这是一双常年被寒冷和潮湿侵蚀的手,骨节粗大,皮肤干裂、握不成拳。对!这就是我握住的永远无法伸直的第二双手。
  站在大峪林场禾驼寺瞭望哨,苍松翠柏,山花烂漫,天高云淡,方圆百里的广袤森林尽收眼底,这是天保工程实施后的成就显现。山上的景色很美,但是遇上冬季,13公里的羊肠小道,快走也要近5个小时,途中落石与荆棘丛生,时不时有野兽出没和侵袭。“山高路陡云中藏,空气稀薄四季凉”就是瞭望哨真实的写照。岁月斑驳,风蚀了郑丁绪那双曾经粗大的手。每当风雪季节,呼呼的白毛风带着雪粒扑打着瞭望哨简陋的小平房,让人内心突袭过一阵凄凉的震撼,周围几十公里的山里,一两个月也不见一个人,陪伴护林员的只有凌厉呼啸的山风,生活简单到只有八个字“背水、瞭望、吃饭、找柴”,看到这里,让我领略到大自然的美妙与无情。瞭望哨主要任务是承担林区防火监测任务,人工瞭望的任务要高达十几万亩。瞭望哨上两间十平米左右的小屋、两张土炕、两个土炉子,就是他和另一名护林员李耀军全部的家当,一台老式电视机成为房间里最奢侈的摆设,唯有一台模拟电台、数字中转机电台,是全林区森林防火电台中继站,从这里可以指挥各护林点站的电台通讯联络,生怕烟熏火燎,用一张油布遮盖着,像保护生命一样的爱惜。房间一角大小八个朔料桶,是用来储存雨水、雪水的,山上吃水困难,腿脚不便的郑丁绪每三天下山一次背50斤水,来回得走两个多小时,仅够洗菜、做饭,洗完菜的水要重复使用,遇到雨雪天气,泥泞路滑,背水困难时,连续几天喝雪水后,整个人嘴唇干裂肚胀难受。为了保证及时发现问题消除隐患,他将责任最重的最主要的瞭望时间段留给自己,即便是穿上厚重的棉衣,也难以抵御冷风的侵袭。在长期的瞭望工作中,他练就了“千里眼”的功能,根据烟雾的形状,识别火的种类,每次有火点,他都能够准确地说出是那个林班、山头、沟系的名称,并能做到及时向林场汇报。有些火点在盲区不能及时研判具体位置时,他就通过场护防办求助局护防办的负责人,齐心协力研判出火点的具体位置。多年来,他对火警全部及时发现,准确报告,从未发生过一起延误或遗漏,作为一名护林员,在远离人烟的瞭望哨上工作,一天两天很新鲜,21年的坚守谈何容易?他克服了艰苦的生活工作条件,忍受孤独寂寞,换来了森林资源安全,他的默默坚守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2019年被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评为护林防火先进个人。
  老实木讷的郑丁绪,长时间的瞭望哨生活,已造成语言匮乏,想了好久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的妻子,都知道瞭望哨艰苦,可是你不守望、他不守望,谁来守望?他期盼着,等他退休之时,也许瞭望哨会被更先进的瞭望设备所代替,再不用辛苦的守候了,到那时该有多好啊!多年来,他与大山为伍,与虫鸣鸟兽作伴,看着鲜红的国旗,听着松涛的鸣奏,在常人看来,他是孤独的,但他却无怨无悔。
  高耸的云端,茂密的山林,涓涓的溪流,是他眼中的绿水青山,金山银山成为他的眷恋,他用林草人的朴实、憨厚,用勤劳、勇敢守护心中的大山。而他那双僵硬变形的手,却彰显了一位务林人崇高的职业精神和无私的人生追求。

  一双坚实有力的手——杨发俊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种选择,这种选择是一种代价,不同的选择造就不同的人生,林业工作可能普通平凡,却绝不平庸,当我再次握住冶力关林场门正河林务所“林三代”杨发俊的手时,让我感受到新时代林务员一种坚实的力量所在,聆听到那一脉脉珍爱树木的反哺之情和一颗颗护佑森林的大爱之心。是的!这是我紧紧握住的,久久不愿松开的第三双手。
  天保工程实施二十年间,新一代务林人以绿色发展为理念,以保护实施、荒山造林、封山育林,公益林建设为目标,使林区的山更青、水更绿、天更蓝。生态环境的改善,精准扶贫政策的实施,让护林防火、资源管护、禁种铲毒工作有了新的变化和起色。务林人始终牢记嘱托,用当初最低的工资和待遇坚守着那颗初心,用坚实的手掌和信念托起林区的未来,换来祖国万顷林涛,生态友好。由于出色的工作成绩,杨发俊成为全省党员模范和优秀青年职工代表。
  党的十八大提出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布局,犹如春天故事,在务林人的心中生根发芽、落地开花、添彩加色。新一代务林人始终铭记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林区时指出的:“林业工人当年伐木,支援国家建设,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要对有限的林业资源实行保护”。在大力保护生态资源的前提下,通过不断强化森林资源管护人员队伍建设,业务建设和装备建设,建立和完善了责任管护体系。坚持防范与打击相结合,山上与山下相结合,防火与防病相结合,保护与营造相结合,监测与管理相结合,使森林资源得到修养生息,取得了天保工程建设实施以来阶段性成果。在周而复始、简单与平凡中,杨发俊和他同伴们,头顶着蓝天白云,听闻着林间鸟语花香,手持GPS定位手机,肩扛扑火机具,运用先进的巡查手段,用双脚丈量着山的高度,巡护着万顷林海,徜徉在青山绿水间,守护着心中那片绿,在几代林业人不懈的努力下,如今的洮河林区,已是青山逶迤,绿水扬波,一片蔚然。拥有天蓝、地绿、水净的绿色家园,形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景苑,是每一位洮河人的梦想和付诸实现的目标,也是罗顺昌等老一辈林业人的希望和嘱托。
  在改革春风沐浴下,林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都离不开像杨发俊等诸多勤劳朴实的务林人辛勤的努力和付出。这一切,成为林区发展进步的缩影。如今,杨发俊和他的同事们已搬入新居,陈旧破败的保护站、护林点已被崭新的建筑取代,护林防火、资源管护与创建智慧林业体系相互融合,巡查路上,定位手机终端、三维地理信息系统成功应用,互联网数字科技走进深山老林,林务员们用这些高科技手段工作起来事半功倍,如虎添翼。回望过去,展望未来,有林业职工不懈的努力,在建设生态文明的新征程上,一幅幅美丽画卷正在洮河林区徐徐展开。国有林场改革为林业人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为和谐发展、保障民生、改善环境注入新的活力,改革的成果与福祉正在郑丁绪、杨发俊等一代代林业人身上彰显,几十年的梦,终于圆了。他们用一双双坚实有力的手,握住的是希望,开创的是未来,撑起了林区幸福美好的明天。
  从林区开发建设的耄耋老人,到守护林海的坚强卫士,再到科技护林的林业新生代,一代代林业人用辛勤的双手点缀着林区的美丽,描绘着幸福和谐的华美乐章;那种求真务实的精神,让我感受到努力迸发的力量,这些务林人双手握着的,不正是沉甸甸的责任和未来吗?务林人的故事,虽然平凡却孕育着林业发展的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