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沙作证(十)——八步沙三代人治沙造林的脚步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张华北


  ●六老汉迎来光明
  1998年,八步沙林场利用积蓄,在公路左侧新建起他们的场部,占地3亩,建筑面积260平方米。八步沙人有了自己的12间房屋,有了5间休息的宿舍,有了专门做饭的厨房,有了放工具、器材的专门库房,也有了能停车的车棚。一共花费了50万元。
  十年树木,1998年,经过18年的时光,六老汉完成了八步沙大部分的压沙植树。他们的事迹传遍了甘肃,也传遍了全国。3月16日,古浪县委、县政府发出向八步沙六老汉学习的决定。7月15日,甘肃省绿化委员会、省林业厅、古浪县委、县政府联合勒石记功立碑。一块黑色大理石记功碑竖立在八步沙林场场部。
  碑文记载:昔腾格里沙漠南缘、古浪县境东北之八步沙,大漠连绵,风沙肆虐,危及交通,侵蚀田园,沙进人退,生态失衡。
  1981年,年逾半百的土门镇农民石满、贺发林、张润元、郭朝明、罗元奎、程海组建林场,联产承包,立志治理沙患。风霜染华发,树绿八步沙。后石满、贺发林病逝,郭朝明病退。三人之子石银山、贺中祥、郭万刚继承父业,与张润元、罗元奎、程海一道矢志不渝,治沙不止。历经18载不懈努力,植树逾千万株,治沙四万余亩,亘古荒漠呈现一片绿洲,不毛之地焕发盎然生机。他们用生命和汗水铸造的光辉业绩,受到林业部和省委、省政府表彰奖励。赢得社会各界的交口称颂,被誉为‘当代愚公’。石满荣膺全国治沙劳动模范。
  为弘扬六位老人自强不息,改造山河,战天斗地的豪迈气概;心系沙海,以苦为乐,无私奉献的高尚品质;不畏艰险,锲而不舍,顽强拼搏的创业精神。特立此碑,以展昭英模,彰其功业,佑启后人。
  1999年,在新建的场部会议室前,一块古浪县八步沙林场有限公司的牌子挂在了门旁。公司成立,由集体的治沙造林走向对外经营的体制,公司化运作,能够承揽国家造林绿化、防沙治沙工程项目,八步沙林场伸开了有力的臂膀。
  ●风雪之夜送树苗
  程生学从小像许多穷孩子一样,只上到小学就辍学回家放羊了,年龄大一点就外出打工谋生。父亲程海长期在八步沙野外吃住,饱一顿饥一顿,时常犯起胃病来疼痛难忍。八步沙各家不能缺人,他三天两头就让儿子接替去八步沙。2003年,老人走不动了,程生学正式成了八步沙的一员。
  罗兴全比程生学小一岁,是5个兄弟妹妹中的老大。父亲罗元奎像其他老汉一样,秉承古浪人质朴勤恳的性格,扎进八步沙,春秋集体治沙植树,然后按分片管护林区。每天,天蒙蒙亮就起身去八步沙,傍晚必须等那些在周边放羊的赶着羊群走后才回家。一直干到65岁,实在干不动了,那年是2002年,罗兴全30岁时真正扛起父亲的治沙铲走进了八步沙。
  八步沙人不懈地压沙植树,让每一棵树根深深扎进沙土里,让每一棵草紧紧抓住身下的沙粒,也把坚毅牢牢地雕刻在每一个人黝黑的脸上、火热的心中。林场承包了黑岗沙治沙植树,春天的一天下午,程生学和罗兴全去黑岗沙送树苗,那里是八步沙一处压沙植树的新工地。
  沙漠的天气往往一日多变,走到半路,天色阴沉起来,西北方向刮来的风怒吼着还夹带着黑雪,狠狠击打着车厢和挡风玻璃。骤来的风雪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天渐渐到了傍晚,两人想:“我们决不能困在这里,工地需要树苗,拉不到明天就要窝工”。他们发动车,顶风慢慢前行。风疾雪大,路面也难以辨认。一侧车轮一下陷进了沙坑。
  程生学拿手机向场部打电话求援,打了很久电话不通,这里是个沙漠的盲区,两人只能自救了。程生学拿出铁锨在车轮前挖沙土,罗兴全去路边捡石块、柴草来垫轮子下的路,路边没有一块石头,也找不到一把柴草。罗兴全急得爬上车厢,解开绳子准备搬下几捆树苗来垫车。程生学见了,喊道:“不能卸树苗,这可是咱们省吃俭用才买来的啊!”是啊,这树苗来得不容易,怎能压烂它们!程生学一声提醒,罗兴全心中一阵酸痛。
  他跳下车来,二话不说,几下拉开棉衣的扣子,脱下棉衣来垫在车轮下了。车又发动起来,车轮沙沙地旋转,车依旧前进不了。两人额头的汗被打成冰凉的水。车无法前进,只能最后一招,卸车。无奈之时,两人只好卸车,整车的树苗一捆捆卸下车,车空了,发动起来,轻松地开出了陷坑。两人再一捆捆抱起树苗,小心地装上车,用绳揽紧。风雪呼啸中,饥饿寒冷一起向两人袭来。一人驾车,一人在前面引路,灯光打在路上,遇见有坑洼地方,提醒着避开。顶着狂风大雪,一步步向治沙点开去。第二天凌晨,树苗车终于开到了工地,石银山被汽车喇叭声惊醒,从小屋子里走出来,看见程生学、罗兴全从车旁慢慢走过来,两个泥人已冻得浑身发抖,说不出去一句话来。石银山愣在雪地上,泪水也模糊了双眼。
  ●王志鹏 走进八步沙的女婿
  张润元是六老汉中干得最长的八步沙一代人,1981年他39岁进入八步沙,与石满老汉是一对好搭档,石满主内、张润元主外,他们和老汉们抱成团拉着八步沙车轮坚定地向前跑,最初的时期是最困难的时期,分组造林,白天和老伙伴们奋战在沙漠上,晚上他还要统计一天的情况,整理数字,安排开会,购买树苗、物资,每月负责给老汉们发放生活补贴,也成了林场最负责任的负责人。家里6个孩子,14亩地顾不上种,全部种地责任交给了妻子,妻子要种地,要管孩子,还要管一家人的吃穿,那个辛苦更胜过张润元。至2000年,年轻的郭万刚从他肩上接过了场长的重担。2002年张润元60岁,已到了该退休在家赋闲养老的年龄,但八步沙人怎能停步,还要发展前进。润元老人豁达乐观,也是八步沙老一辈的主心骨,真让他回家赋闲可能会闲出大病来。
  张润元没有离开八步沙,直到2016年元月,膝盖不好,走路出现困难,三女儿接他到新疆看腿病,两个儿子难以来顶替他。他想到了二女婿王志鹏,志鹏是当地长城村人,和岳父家一个村庄。原来做瓦工,经常在外面施工。元月的一天,正在山东潍坊高铁工地做工的志鹏接到岳父电话,岳父说:“我不干了,人老了,你回来到八步沙顶我的班吧。”当时,志鹏的收入是很高的,做瓦工是个技术活,每天工钱240元。岳父打了3次电话给他,岳父的话志鹏不反对,他原来也到八步沙干过活,回到了家,打电话给岳父,岳父说:“你先去干着吧,等我回去再说。”女婿到八步沙干了一个多月后,张润元回来了,和郭万刚正式把女婿交给了八步沙,顶替了他的工作,成为八步沙正式员工。志鹏不仅是压沙植树好手,又是熟练的机动车司机,各种车都能驾驶,装载车、小拖拉机、打树坑,样样在行,抢在前头。
  林场挺进甘蒙边界治沙造林,志鹏像老丈人一般的忠诚,他驻守在护林站,家里给带去干粮。林场组织了移民点的农民治沙植树。白天他和大队人马一起压沙造林。每天7点天刚亮他起来吃冷馒头,喝点开水,就去上工。中午在工地不回来,晚上回到护林站,已是很晚。依然是吃冷馒头、喝开水。林区是不能生火的。直至初冬,雪铺满了沙漠大地,治沙造林结束,志鹏回到家里,已是50多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