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沙作证(十一)——八步沙三代人治沙造林的脚步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张华北

  ●刘万成 八步沙的守望人
  二代治沙人中,还有一些默默无闻的参与者。他们是6家人的儿女亲属,还有到八步沙的移民,刘万成就是其中一个。刘万成1969年出生在黄花镇,是山区黄羊川移民。在王家台村安了家。林场六老汉的事迹,他耳闻目睹,感染着他。林场不断增大的压沙造林任务,也需要增加人手。1991年刘万成到八步沙,成了林场招聘的职工,和老汉们一起在乱崖堆造林点压沙植树。因为他年轻能干,很快成为压沙造林的生力。
  2003年,刘万成被派到黑岗沙护林站。昔日的七道沟一片黄沙,八步沙林场承包了这万亩的黑岗沙,来到这里压沙栽树。每年春秋大忙季,大家每天5点半就起身,他和贺发林、罗元奎等4人坐小三马来到这里,从早到晚,压沙植树,用他们的脚步和双手丈量着、修饰着每一寸沙地,汗水和着清水浇灌着每一棵小树。八步沙人一年中没有消闲的时候,春寒料峭大地刚刚回春,刘万成就和植树队伍开进了沙漠深处。一两个月的时间忙碌着、重复着压沙植树的劳动,偶尔回趟家也是匆匆去、匆匆回,家中的十几亩地的耕种落在母亲和妻子身上。夏季,风沙停止了春季时的肆虐,是种草固沙的好时候。他们在树空里种上草、撒上草籽,一场雨后草会挺起腰杆,草籽也会吸饱雨水发芽扎根。立秋后,每一棵小草都会拼尽力量开花结籽,为来年的繁荣尽一分力。秋季,又到了治沙植树的好季节,旷野上凉爽风小,植树的队伍一队队开进沙漠,压沙、植树,植树、压沙,重复着春季的劳动,直到初冬寒风来临。冬季,似乎能够松一口气了,但是冬日的干燥令护林防火又成为重中之重,刘万成和同事们怎能掉以轻心。
  在完成植树后,2013年他被派往七道沟护林站,2018年冬就任站长。
  这黄羊川沙漠自然的沟壑形成了道沟,管护的范围由7道沟扩展至10道沟。浩瀚的沙漠南北伸开了17公里,东西更长。一条小公路由西向东穿行在腹地。一眼望去,当年八步沙人栽下的柠条、梭梭、红柳等已有一人高,密密地覆盖了广阔的沙漠,沙地不再扬沙,听得见有鸟儿在林地深处鸣叫。公路旁盖起四间砖瓦房,刘万成连同3名职工驻守。这里是封闭管理,每天,除了场部偶尔来人,基本没有其他人来。最初,刘万成几人是骑自行车巡逻,每天这几十平方公里的林地都要巡逻到。经济条件好些后,大家都买了摩托,巡逻快捷。刘万成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最初没有电视,后来配上了电视。电视需要电,这里是没有通电的,只有一台太阳能发电机。夏秋季还可以,但一到冬季和阴天,阳光不足就不能正常使用。有电时就看一会儿,没电就不看,前提是手机充电必须保证,否则和场部的联系就会中断。干旱的驻地院子里也很难种菜,粮食和蔬菜都需要自己从镇上买来。用水最困难,每次场部用水罐拉来水卸在水窖里,必须节约使用,不能有半点浪费。
  那还是在1991年,刘万成家的几亩承包地紧邻着八步沙林区,林区面积宽广,为了便于管理,也发挥群众的管护力量,八步沙的张润元老汉找到刘万成的父亲,把一大片林带交给他代为管理。父亲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儿子刘万成。万成是像父亲一样认真的人,他没有辜负这个托付。每天他凌晨起身,背着干粮和一瓶水就出发,晚上回到家常常十一二点,早出晚归,盯紧每一棵树苗。他懂得,每一棵树苗都是八步沙老汉们的心尖子。他和那些放羊的、铲草的、偷砍树枝当柴的乡亲们成了对头,吵过嘴、打过架,也挨过人家的拳头,为的就是这一片林子。以往的护林是艰难的,一些村民为了自己放羊的利益和护林员打起了游击战。一次,护林员捉住一只啃树的羊,晚上羊主人拿着好烟来找刘万成,央求放了羊。刘万成不为所动,说:“我们一年到头植树防沙辛辛苦苦,把这些树木当作孩子来养,你们倒好,来放羊啃树,羊吃完了树木,沙尘暴再刮起来,你们怎么生活,你们的后人怎么生活?”说得那村民无言以对,任凭林场处罚。
  2003年,12年过去了,刘万成管护的林子成了茂盛的林区,昔日荒漠变成绿洲。万成的责任心得到八步沙人的赞赏,自然成了八步沙的职工。2003年,他和二代八步沙人石银山来到五道沟的黑岗沙。深秋的季节,林场组织人匆匆盖起了通三间的房子,拉来的空心砖,用泥巴作水泥砌齐了墙,砍来枯死的榆树枝干搭起了房顶,顶上压上泥。屋子没有木床,盘炕也来不及过冬。他们只好砌上炕墙,搭上木板当床。墙壁还没有干,在靠墙的一面用油毡贴上防潮。屋子的湿气难以消散,在屋子中间抱来柴草点燃熏得半干。冬天很快来到,屋子升起小铁炉子,有限的煤渣子和煤块主要做饭烧水喝,大部分时间不敢多烧。夜晚,他们紧紧地裹着棉被搭上棉大衣,空旷的通屋里没有多少热气。早上起来,四面墙上凝结了冰溜,掀起靠墙的油毡,竟结满了厚厚的冰霜。饭食是家里做好带来的面馍,潮湿的屋子几天就会发霉。他们在屋里拴上绳子,架上木板,把面馍放在上面晾干。
  护林站,护林就是他们最大的职责。每天背上干粮和水,赶在拂晓太阳出来前就开始巡查,傍晚又要在看不见太阳了才回护林站。一个缸里压的酸菜就是常年的蔬菜,面条拌酸菜就是他们最美味的饭食。夜晚,常常早早钻进被窝睡觉,睡不着时围着被子坐着。长年累月,壮实的汉子晒成了黝黑的脸膛。长期在风沙里穿行和劳累,腰椎间盘突出和沙眼纠缠上了刘万成,几年里难以直起腰走路。他不愿离开岗位去治病,就边治疗边上岗,他是站长,责任重如山,这里不能没有他。
  转眼从1991年来到了2019年,刘万成已在八步沙守望了28年。这些年他几乎没有出过门,只坐火车路过一次北京,还是为了送二丫头去哈尔滨上大学。常年在沙漠守候,他没有节假日。冬季防火最重要,作为站长责任重大,每年过年他就让其他护林员都回家,自己坚守岗位。他自认不是好儿子,不是好丈夫、好父亲,没有好好照顾老人和妻子儿女,他最感动的是贤惠的妻子顶起了家中的一片天,令他最欣慰的是两个女儿考上大学、儿子参军入伍。2018年,林场调任他为七道沟护林站站长,林区更边远,责任更加大。沙漠林区给他责任心的回报就是没有出过事,管护无火灾。虽是站长,刘万成的工资和林场员工一样,他在这里不图挣钱,他将他的恒心献给了八步沙,“干什么都要有一颗恒心,没有恒心早跑了!”他说:“我的名字就刻在黑岗沙了!”“我在这里栽了树,又管这些树,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