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生态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崆 峒 情 怀(作者 刘蕾)

发布时间:2016-03-15 14:52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崆 峒 情 怀

                                                                                                    ――  太统-崆峒山自然保护区(刘蕾)

崆峒山素有“陇上明珠”之誉,在这里,大自然用神工鬼斧,把不可思议的造化淋漓尽致的镶嵌成独特的语汇,似五言长律:峰为语句,篇幅恢张;又如一曲在天之瑟:林作五弦,百韵滔滔!瑰奇宏丽于天然,超然拔翠于陇原。

五岳而外,山多不名。然而,崆峒以一个动画的世界,将一幅长卷在塞上陇原静静地展开,你欣然发现,原来这是天地妙笔娴熟精致地勾写。

    好似不太小心,造物之笔在飞白处洒落了几滴墨点,于是,在黄土层深达数十百米的陇上高原,氤氲出了一方奇脉。它们是石,一丛数块,离得最近的是太统和崆峒。二石一南一北,一欹一直,联络照应,若为唇齿。以泾河胭脂作臂,托二山于掌中,则太统形若裸脯而骨硬似铁,崆峒秀貌伟岸而峭刻其中。崆峒石它的玲珑无从捉摸,你不能具体找出一块,看出它的特殊,但当这小块在你手中滑落,就会与亿万块的碎屑滔滔奔连,浑然结构,于是奇迹发生了整个大山凝结成了一块石头,有棱有角,有崖有濮,峰排上来,谷落下去,巨岭似波,细梁如泳,立体的线条和形状悄悄地扎下根去,然后皴染着色,石的面目便隐入碧若玉簪的浓墨重彩中。在色彩的下面,它匀称的呼吸着,坚硬的成长着。它的棱角已顶破了四千多万年的时间,风霜雨雪、斗转星移磨砺出了它的稳沉古拙,而它的骨脉,还是个孩子,年青生动!聪明的广成子传音入密,嗅到了它的消息,结茅为庐,枕石而友,面壁静悟,日月星辰汇于浩然胸次,鹤羽丹霞成就天真绝俗。虽行囊化于七宝,而神迹隐于石魂。人文始祖领略其意,扈从沐浴,叩问天下道德之事,石门通天,黄龙援引,这一刻,时间凝固成了望驾山,神话生成了龙须草。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东临沧海又西登笄头,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过客!——崆峒山的奔放险幻虽触发了他心底的豪迈,但并吞六国时奔突的烟云已沉迷了他的眼睛,即使站在崆峒峰顶的彩云丽日下,他也打不开紧锁的双眉,看不见大自然的氛围,嗅不清江山的气息,也模糊了山风温柔的声音。他,没有带走一点山给他的启迪。然而,崆峒永远是自由的,它水流自行,云生自起,四季轮回,意趣洋溢。在宇宙间最灿烂的一颗星球上,它永恒地坚守着自己,以金刚般的冷静,默然更迭着烟火人间,又以丰沛的元气,孕育着一方水土。

    历史溶入大山深处,而山歌从高崖上走来,尽搜诗文,崆峒其实只有几个字:药客草际归,村童雨中牧!象一弯明月照在漏窗的一个梦,——梦幻的是崆峒,真实的是石头。

山风啄走了几棵草,露出了悬崖峭壁上几个苍黄的洞。在神话展开的翅膀里,划过几尾黑色的羽毛。玄鹤,驾着自由的风,俯瞰着远处的花花世界。因为躲离红尘中的拥挤,她便把心收进雾里,象鱼,泳在太阳的红霞里,象星,闪在月亮的柔纱中。黄金点染了她的双眸,她是一朵飞翔的黑牡丹。从谷中斜射而下的光线,翻晒着他悠闲的爪痕。春夏秋冬的变迁中,山里悄悄长出了寺庙宫观的飞檐翘角和琉璃粉墙,便有佛子们的诵经声轻吟起来,弥漫到山头谷间,似飘浮的雾,那样凝重,那样轻灵,那样祥和。傍晚,是与清晨同样辉煌壮美的时候!羲和之车停在崦嵫山头,把精美地万道金线洒下千山万水,似彻天的弧光,半明半暗的刻画出江山的凹凸生动。玄鹤,也于此时起舞,她尽情地舒展翅膀,在山间穿梭,天便渐渐被染成黄昏,又变成和她同样的颜色。其它鸟儿都睡了,玄鹤却衔来一粒夜明珠,高高的种在星空,成为一轮月亮!月亮洒下一天柔波,洗去夜的黑,给山川穿上澄澄的宝石蓝纱。此时的崆峒,谁也不知它的神秘,此时的崆峒,只是远处河水唱歌的世界。惟有三两点鹤唳,仿佛从天际掷下,划破五更,鸡被轻灵地惊醒,一声飘渺地歌唱,象万物绽放的序曲,夜的幕角被拉开,迎来又一个昭苏的黎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命的精彩就这样在四季中轮回。——然而玄鹤仍旧是个谜!围绕她的,是象蛛网一样越织越密的神话,一代代的人爬在这网上,掘啊掘的,寻着神奇与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