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

我和雪豹有个约定

发布时间:2018-11-14 11:23    阅读次数:
 

 参与雪豹调查与研究有8个年头了,这期间有拍摄到雪豹时的欢欣、也有不见雪豹踪迹的沮丧,有对雪豹调查充满的坚定信念也有遇到困难打“退堂鼓”念头,时光如梭,回想起与雪豹打交道的场景一幕幕在脑海中呈现,仿佛就如昨天发生的故事一般.....
    “雪山之王”——雪豹是在高海拔山地生存的隐士,在我小时候就听老人们讲起肃北县有豹子,非常凶猛。盐池湾保护区管理局2009年启动野生动物调查时没有配备红外相机等高端设备,调查沿途只能注意观察藏野驴、盘羊、藏原羚和岩羊等等有蹄类动物,一直无法见到雪豹的尊容。
    2012年9月管理局让我负责的石包城保护站派发了5台自动红外相机用于野生动物监测。雪豹是我最重要的目标。为了选择最佳雪豹监测点,多次深入牧区向当地牧民了解雪豹出没信息。当时收到专业知识和技能的限制,在不知道雪豹刨痕、粪便、尿液等典型的雪豹活动痕迹的情况下,将红外相机布控在老牧民常说的“敖包沟常出没大猫”的山脊上。
    红外相机在野外工作的这3个多月时间里我祈求苍天给我带来好运能拍到雪豹。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12月底敖包沟已经被皑皑大雪覆盖,我爬冰卧雪来到布控红外相机的地方,当显示屏幕中呈现出12月13日晚上连拍到3张雪豹照片的一刻,我忍不住热泪盈眶,狂奔到有手机信号山口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在任管理局书记索义拉汇报喜讯。雪豹我终于拍到你了,你的出现了却了我多年的心愿,也更加确定了盐池湾保护区有“大猫”存在的依据,坚定了我认识雪豹、拍摄雪豹、调查雪豹和保护雪豹的信念。
    保护区管理局于2013年启动了与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的合作,盐池湾保护区雪豹调查监测工作开始进入快车道。和专家学者的深入学习交流,使我进一步了解了雪豹的生存环境与习性,基本掌握了他们的“恋爱期”(磨合期11—2月)、交配期(2—4月)、产仔期(6—8月)、抚育成长期(两年)等等规律。8年时间调查队进行野外工作47次共计500多天,进入无人区13次,布控相机214台(次) 。在野外风餐露宿、爬山涉水的付出,使我们基本掌握了保护区内雪豹的分布状况和行为特征,为准确选择红外相机布控位置起到了重要作用。目前我们布控雪豹调查区域4个,拍摄雪豹红外相机照片8000余张,收集各类野生动物视频资料1000余段。在2017年6月在无人区开展雪豹调查骑马行进途中,有一只雪豹从距离我们20米处的沟坎跃起。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雪豹,终身难忘。我们调查收集的雪豹影像资料,多次在中央、省级和地方电视台播出,引发社会关注,取得良好的宣传效果。
    8年时间很长,但我深知我们距离认识雪豹、了解雪豹还有更长的路要走。我们和雪豹有个约定,而现在仅仅只是个开始。(石包城保护站供稿)